竹苑听风

刺客列传+终极系列

阿离成为十二时空总禁军的统领
通篇狗血
主cp骁离;副cp  all离
人物ooc
有原创人物
仲堃仪半原创
若有雷同,算我抄你

        瑶光城外,慕容离怀抱长箫备酒以待,一身红衣,红的刺眼,好似像是用这遍地尸体的鲜血所染红的。他在等人,等毓骁。
  
  毓骁来了,慕容离看着一身战甲的毓骁,看着熟悉的面容,再看着周围的尸山血海。低头,倒酒,掩去嘴角自嘲的笑。
  
  真的很像呢,真的跟当年很像。毓骁啊毓骁,你明明只是他的分身,可为何,结局都那么相似呢。当年我与他,战场之上,最后一次相见;如今与你依然。只是不同的是,当年缓步走来的人是自己,端坐沙场备酒以待的是他。毓骁啊毓骁,你明明只是个分身,为何,为何要与我演出如此像的一个结局呢?为什么不能让我忘记那所有的一切?
  
  “阿离。”毓骁坐在慕容离的对面。看着慕容离,仅仅只是看着,今日一见,怕是此生最后一次相见。他只想把眼前这个人的一切,刻入自己的心里。
  
  慕容离收拾好情绪,抬头,把一杯酒放到毓骁面前。
  
  “此次,怕是你我今生最后一次相见。念在往昔的情分上,王上有话就问吧。但凡阿离知道的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毓骁,若是你我不是在这种情况下相识的话,或许我们会成为真正的挚友。
  
  “好,”毓骁把杯中酒一饮而尽,“王兄可是你害死的。”毓骁的心中或许已有答案,或许他只是想听慕容离自己亲口说出来。
  
  “是。”毓埥吗?是个难得的好苗子,但可惜踏错一步便粉身碎骨。若是毓埥没有走上那一条路,你我今日便不会在此饮酒了。
  
  “好,”毓骁又到了一杯酒,一饮而尽,“之前你无故失踪,可是自行为之?”
  
  “是。”是吗?当时他被宇家人强行带回宇家,后又被戒律长老以违背家法之名,受了500异能鞭。500异能鞭即使是他,也在床上躺了三天,处理了一些家族琐事后。回均天时已是三个月后,刚刚踏上均天时他便接到情报,天权遖宿合兵30万直逼天璇。他立刻便明白,是那人怕自己不在时出什么变故,是故以易容术易容成自己的模样。但没想到他,居然会藉由此事挑起战火,那时他已无力更改什么,能做的不过是帮他完成他的计划。也罢,反正一切都因自己而起,自是该算到他的身上。
  
  “好,”毓骁倒酒,一饮而尽,“最后一个问题,太师可是你杀的?”
  
  慕容离没有像刚刚一样立刻回答,拿过酒壶给自己到了一杯酒,像刚刚毓骁一样一饮而尽,“不是。”
  
  毓骁轻笑一声,没有讽刺,仅仅只是笑了一下,“呵,是吗。”
  
  慕容离看着毓骁嘴角的笑,突然有些恍惚,他以前也常爱这么笑,不愧是分身吗?真的很像。“王上果真还是不信我的。”
  
  “阿离,我,”毓骁听到慕容离的话,想要解释什么,但话到嘴边却又一句都说不出了。该说什么呢,从自己下令攻打瑶光的那一刻起,自己与他就已无话可说了,不是吗?
  
  “杀了太师与我不仅没有丝毫利益可言,反而会给自己,给瑶光惹来杀生之祸。”慕容离,“再者,阿离自认称不上绝顶聪明却也不会鲁莽刀用那么粗浅的法子去杀害太傅。太傅宴请我的事整个太师府的下人都知道,我若真的杀了太师,这样无异于昭告天下不是吗?”
  
  慕容离给自己到了一杯酒,却没有喝,“而且,王上不觉得无论是您的出现抑或那封信都出现的太过巧合了吗?您不妨想想,那日您为何会去太师府?是谁引的您去太师府?”
  
  毓骁本就是个聪明人,更何况慕容离已经说的这般明白,他又岂有猜不出之理,“是,艮墨池。他说他得知你在太师府,便想为之前的事道歉。”
  
  “道歉?”慕容离冷笑一声,好似听到了什么极为可笑之事,“王上也算了解他,您觉得以艮墨池的性子若不是早有预谋,他又岂会向我道歉。”
  
  毓骁无话可说,因为他明白了,全都明白了。“艮墨池这是为本王和阿离设了一场离心局呀。”毓骁将杯中残酒一饮而尽。回不去了,终究是回不去了,即使他已经明白太师之事是艮墨池所为,但现在他们之间已经隔得太多太多。余生最好结果就算他做他的遖宿王,他当他的瑶光王。最好死生不复相见,因为如果再见,必定会是在战场之上。
  
  “何人所设,所设为何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这计成功了,我与王上注定回不到过去了。”慕容离看着手中的酒杯,把杯中残酒一饮而尽。
  
  “最后一个问题,若是我当时没有疑你,没有攻打瑶光,一切是否还会跟从前一样。”毓骁到了最后一杯酒。
  
  “你说呢?”慕容离简简单单地一句反问,却让毓骁明白,一切都已迟了,他们之间终究回不去了。
  
  “王兄走了,太师走了,如今连你也被我亲手推开了。我现在可真的称得上一句孤家寡人了。”毓骁苦笑着摇头,闭上眼睛来逼回眼眶中的泪。
  
  闭上眼睛的毓骁没有看到慕容离向来鲜有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种可以说是震惊、无措以及悲伤的表情。
  
  “师父死了,解忧被焚,寂玄失踪,而我们也终成了敌人。如今的我,当真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家寡人了。”当年也是跟如今类似的场景,也是相似的情况。甚至就连人也是一样的,只是那时的自己是毓骁,而对面那人是毓骁的分身。
  
  当时,他说了什么?他当时恨极了他,他居然对他说,“是吗?那还真是苍天有眼。可是可惜了解忧阁。”
  
  不,不要,不要这样。慕容离闭眼,用尽浑身力气来压制自己的情绪,那些他自以为已经忘记了的记忆,那些一次次午夜梦回时的悔痛此时一次又一次地在折磨着他。即使这么多年来,他自认他成长了很多,有了更好的自制力,可是他此时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绪。想着毓骁还在,绝不能让他知道,一个狠心,逆转异能。借着经脉受损的剧痛平静了下来,这种无异于自残的招数还是当年尹司晨常用的,只是后来,他也用了,不得不说确实蛮有用的。
  
  口中涌上一股腥甜,慕容离知道是自己强行逆转异能从而使经脉受损的淤血。拿起面前的酒杯,看似在饮酒,其实是在暗中吐出淤血。
  
  “阿离可知十日后是什么日子?”毓骁的问题让慕容离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情绪,又翻滚起来了。
  
  十日后,他对那个日子太熟悉,熟悉到陌生。十日后,是他的生日,亦是他的祭日。那对于毓骁而言,十日后是什么日子?
  
  “十日后,是我的生辰。”毓骁好像根本就没想让慕容离回答他的问题。
  
  慕容离听到毓骁的话,一直藏在宽大衣袖下的左手不自觉地握紧,有了很大的力气,以至于指甲刺破掌心的肉,渗出了血。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巧?毓骁你真的是毓骁吗?你真的仅仅只是毓骁吗?
  
  “从小到大,我的生辰只有母后,王兄和老师来帮我过。父王不是未曾替我大办过,只是我不喜欢对着一群我甚至都不认识的人,听他们说那些好话。于是,我便向父王请命,我的生辰只想跟我的家人一起过。父王很忙,我的生辰他几乎从没有参加过,后来母后死了,能陪我过生辰的人就又少了一个。王兄即位,刚开始的几年还好,总是会抽出时间陪我过生成,但后来,随着遖宿一步步强盛直至入住中垣,他便再没有陪我过过生辰了。只有老师一人记得我的生辰,也只有老师一人陪我过生辰。直到遇见了你,不知你还记不记得当年赐我毒酒的日子?”
  
  毓埥赐酒的日子,是,是三天后。是毓骁的生辰。毓埥啊毓埥,我当真是小看你了。
  
  “认识你以后我本以为多了一个可以替我过生日的人。可是,在我再次过生辰的时候你却已经成为了瑶光郡主,常驻瑶光。直到这次我本以为你可以陪我过生辰的,但如今,”如今,你我终究成了死敌,“偌大的遖宿连一个可以陪我过生辰的人都没有,是不是很可悲。”
  
  “艮墨池此人虽好胜自大,但对遖宿,对王上确是绝对的忠心耿耿。且此人有经世之才,可堪大用。”慕容离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替艮墨池说话,大概是他不忍心看着他的分身,在相似的情形下,说着相似的话。
  
  “什么?”毓骁没有料到慕容离会为艮墨池说话,“他杀了太师,你觉得我还容得下他吗?”
  
  慕容离垂眸,看着自己面前杯中的血,笑了,罢了,告诉你真相就是了。
  
  “我早知那酒中有毒。”慕容离的一句话,让毓骁好不容易得到一点慰藉再度崩溃。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为什么要杀太师?!“你刚刚不是是说太师死了与你毫无益处吗?”所以,慕容离你到底要干什么?!
  
  “太师死与我自己并无好处,但却能助我一臂之力。”这话半真半假,甚至前后矛盾。若论私心,他并不想让太师死。可,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桀骜不驯,洒脱任性的宇默了;现在的他,不仅是宇家的少主,更是时空总禁军的统领,所以他只能先以十二时空的利益为先。
  
  “原来,真的回不去了。”毓骁起身,一步步离开了瑶光城外。
  
  慕容离看着毓骁的背影,心中百感交集,当年他是如何抗住这一切的。这十二时空的担子好重,压得他都喘不过气来了。阿霄,霄哥哥,小默真的好累,真的好想哭。
  
  慕容离起身,朝瑶光城门走去。
  
  阿霄,我宇默以宇家之名立誓,我一定会守住你用命换回来的十二时空的安宁。
  
  瑶光城外,本可成为挚友的两人,终究在各自的责任与各种各样的原因之下,相背而行,终成陌路。
  
  宇默已不是宇默;
  
  毓骁可是宇霄?

评论(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