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苑听风

刺客列传+终极系列

阿离成为十二时空总禁军统领
通篇狗血
主cp骁离;副cp all离
人物ooc
仲堃仪半原创
有原创人物
若有雷同,算我抄你

          第二章

         瑶光王府内,方夜萧然等人皆焦急地等着慕容离。执明更是在得知慕容离独自去见了毓骁后便来了瑶光王府,现下正在王府大厅上来回走动着。
  
  “你们说,阿离怎么还不回来?这都快有半个时辰了吧,不是说就见一面吗?怎么这么久。”执明终于停下来了。
  
  “王上,您啊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那遖宿王又不是傻子,现在天权和瑶光合兵30万,他又岂会不忌惮。”子煜看着执明又要来回走,赶紧说道。执明走的不累,他看的都晕。
  
  “那阿离为何还没回来!”执明转过身,在子煜身边坐下。
  
  “或许,遖宿王要跟慕容郡主叙叙旧。”子煜应该是大厅上最冷静的人了。子煜不喜欢慕容离,所以对他也没有厅上众人上心。
  
  “郡主回来了。”执明还想说什么,但却被一之不曾说话的萧然给打断了。
  
  执明和方夜都下意识地往院子中看去,只见慕容离身着一身比往常更加显眼的红衣,后摆有些长,与红衣形成对比的是他惨白没有一些血色的脸。
  
  “阿离!”执明看见慕容离就直接冲出去了,萧然和方夜一直悬着的一颗心也都放下了。虽然知道毓骁不会对郡主做什么,但他们就是放心不下。
  
  “王上。”慕容离侧身,避开了执明想要抱住他的双臂。执明也不在意,反正他已经习惯了。
  
  “阿离,你没事吧?你的脸色很难看?”执明看着慕容离惨白的脸色,担心地问到。
  
  “我没事。”没事?怎么可能没事。刚才为了平复因毓骁而起的情绪,自己强行逆转异能,伤了经脉,后又因毓骁,从而导致心绪难平,一时没有控制住异能,伤上加伤。还有前段日子的500异能鞭,也在这时候好死不死地出来捣乱。内伤外患,若不赶紧疗伤,只怕这具异能身体得非四成。
  
  可他不能有事,至少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受伤。他身边有太多的眼睛在盯着他,他不能出事。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事事均有人护,无论做什么都无需承担后果的任性少爷了。现在的他是宇家的少主,他必须为宇家考虑筹谋;他现在是时空总禁军的统领,必须事事以十二时空为先;现在的他,也成了别人的依靠。
  
  “王上,我们先进去吧。”慕容离强行压下体内的不适剧痛,强打起精神来应付接下来的人。
  
  慕容离刚坐下,便有士兵进来通禀,天权太傅求见。慕容离让人请他进来,他已知道太傅为何而来了。真是够准时的,不多一分,不少一秒,让他连个拒绝的理由都没有。
  
  “郡主。”虽知瑶光立国只是时间问题,但太傅还是称呼他为郡主。
  
  “太傅,您可有事?”虽已知道,但一些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遖宿此战败局已定,即使不撤出中垣,也会损了一些元气。不若一鼓作气,把遖宿彻底逼出中垣。”是吗,听到太傅的话,慕容离嗤笑一声,天权瑶光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
  
  “不可,遖宿虽败但根基犹在,若是此时贸然出击,遖宿破釜沉舟的话,与我们并无益处。”慕容离知道太傅今日绝不仅仅只是为此事而来,好,既然他不说,那自己就陪他打这个太极。看看谁先撑不住,反正他不着急。
  
  “哦,那不知慕容郡主有何高见。”太傅也是只老狐狸呀。
  
  “经此一战遖宿虽不致完全退出中垣,但想必也会归还不少原本属于天玑与天枢的土地。遖宿乃异族边陲,而我瑶光与天权皆出均天正统。我想最好不要让遖宿来看我们自相残杀吧。”宇默并不是真正的慕容离,他之所以复瑶光不过是根据总盟主给他的任务,在这个时空创建时空禁卫军而已,所以他对什么天下完全没有兴趣。既然太傅开口,那么他也不介意做个顺水人情,反正他早晚都会离开这个时空,到时候总会有人成为这个时空的盟主,此时天权欠他的人情,那时便赠予新盟主吧。
  
  “那不知,”太傅只说了三个字。
  
  想等他自己说吗?这太傅也是聪明,毕竟自己说出来以后要想收回去就难了。若他真的是瑶光王子说不定真不会犹豫,但可惜他是宇默。
  
  “此次多亏天权相助,否则我瑶光危矣。这天玑与天枢之地,我瑶光得四,天权占六。不知太傅意下如何?”慕容离知道太傅不会拒绝,毕竟他今日就是为此事而来。
  
  “好,如此便多谢慕容国主了。”太傅将称呼从郡主变成国主。
  
  “太傅若是无事,便请先回驿站休息吧。我瑶光经此一役百废待兴,现下有许多琐事要处理。”慕容离这话根本就是在赶人,而且直白得很。
  
  “既然如此,便不打扰慕容国主了。”慕容离送了份带给他,他也不在意慕容离说话的态度。反正他的目的也已达成,就顺着慕容离的话告辞,还不忘示意子煜把执明一起带走。
  
  “少主,遖宿那边需不需要我派人去盯着?”太傅等人一离开瑶光王府,方夜就向慕容离问到。虽说遖宿已败,可那毕竟20万大军,总不可小觑。
  
  “不用理会,最多半个月遖宿便会撤军。”慕容离到不认为遖宿会再去什么风波,他现在关心的是他刚刚在战场感应到的异能,虽然只在一瞬之间,仅仅只有一丝,但以于他这种高阶异能行者对异能的敏感,他是绝对不会感应错的。那异能不高,顶多3000点,可是根据那人的情报,这个时空对异能没有丝毫的概念,甚至还不如银时空。但这不是让他最困惑的,他困惑的是那异能竟是从毓骁身上感应到的,可难相信的是自己居然那丝异能莫名的熟悉。
  
  “那赵大人那里呢?国主准备怎样处理。”萧然的话让慕容离从一堆如乱麻般的思绪中解脱出来,也罢,既然想不通就别想了,还是先处理好城中那几个麻烦吧。
  
  “欲镶外,先安内。外面的事现在不用咱们操心,也是时候动动那几个自以为是的老家伙了,好让他们知道如今的瑶光已不是天璇的瑶光而是慕容家的瑶光。”立于厅下的方夜与萧然对视一眼,二人眼中皆有掩盖不住的震惊。现在的慕容离与往常的慕容离实在是相差甚远,甚至没有一点相像的地方。现在的慕容离有一种久居上位者才会有的威压,但这也并不足矣令萧然与方夜惊讶,毕竟慕容离是瑶光的王族,就算曾经再不涉政事,该有的天家威仪也不会少。令他们惊讶甚至震惊的是,除了上位者的威压,慕容离身上更有一种久经沙场的将军才会有的铁血杀伐之气。方夜与萧然皆是领兵之人,自然明白这种杀伐之气只有在战场上一次次与敌人血刃拼杀中日积月累下来的。他们不明白,为何慕容离身上会有这种威压,按理说慕容离虽杀过人却从没上过战场有这种威压实在是太反常了。不过,他们现在并没有时间多想,因为不知为何厅上的杀伐之气越来越重,直压的方夜与萧然喘不过气来。
  
  他们不好过,慕容离更难熬。从刚刚踏入瑶光王府的时候,他便知道有人在跟着他。不过,他实在是没有精力去管他们。反正,他们忌惮与他的实力,应该不会出手。但没想到,刚刚他们居然起了杀心,发现他受伤了吗?那可真是不妙。对方应该有三个人,且异能均破万,若是往常他绝不会将这种人物放在眼里,即使是现在他有伤在身,他也又自信能够一击击杀了那三个人,但若是真杀了他们,岂不是就等于变相承认自己受伤了吗,到时候恐怕又会有些人蠢蠢欲动了。所以他在那三人起杀心的同时就毫不犹疑地放出周身杀气,他希望那些人可以知难而退。但没想到那些人居然跟他飙起杀气来,那三人都是职业杀手,虽然在异能上比不过他,但杀气却不输他。不过可惜,他已经不是当年的宇默了,这五年来他统领参加了不下百场与魔的战役,亲手斩杀的魑魅魍魉没有一万也有七八千,低等级的魔更是不在数都数不清,再加上他当年从宇家的禁地里走出来,周身的沙发之气即使是比起他的父亲也不遑多让。他虽面上没漏出什么破绽,但他心里却不悦至极。
  
  蜉蝣之力,岂敢撼树,好,今日我宇默变让你们明白即使我受伤,也不是你们几个喽啰可以妄想打败的。
  
  “方夜,给各路诸侯发请帖,请他们半个月后来参加瑶光的复国大典和我的登基大典。”慕容离从主座上走下,走到门前,看着那几人的藏身之处。
  
  “是。”慕容离背对着方夜,所以方夜看不到慕容离此时的眼神。慕容离现在的眼神很恐怖,锐利、冷酷、阴鸷、自信还带着不容违背的威严,若是有熟悉他的人在此就会知道这是宇默起杀心时的眼神。
  
  “萧然,你去在赵大人等人的私兵中安插几个自己的人,并让他们散播些谣言。”慕容离看也不看萧然直接吩咐道。
  
  “是。”萧然虽也看不到慕容离的眼神,但是他感觉如今的慕容离很危险。
  
  “有些人,就是没有自知之明,总是爱自以为是,把自己看的太重。我就是想让他们知道,他们的那些自以为是不过是我眼中幼稚孩童玩的幼稚把戏罢了。不动,不代表忌惮或不敢,只是我不屑玩那些把戏罢了。”慕容离这一番话,可以说是说给方夜萧然听的,也可以说是说给外面的人说的。方夜萧然总觉得慕容离的这番话另有所指,但又不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而外面的三个人知道这番话就是说给他们听的。
  
  “大哥,我们现在怎么做?”瑶光王府外面一处隐蔽的地方,有三个人,他们皆身着黑色紧身服,带着一个同样的面具。右边的那个人,听到慕容离的话后,向三人中间的人问到。
  
  “撤。”中间的黑衣人犹疑了一瞬,便做了决定了。
  
  “大哥,宇默有很大的可能受了伤,我们为什么要放过宇默?”听到撤字,左边的黑衣人反驳道。
  
  “三弟,听大哥的,即使宇默受伤他也不是我们可以击杀的。”刚刚第一个出声的黑衣人,听到这话对他呵斥道。
  
  “可……”左边的黑衣人还想反驳,但中间的黑衣人却打断了他,“我们接的任务是监视他,我们没必要为了区区地几颗紫烬珠而送了性命。”
  
  “好吧好吧。”左边的黑衣人明显也放弃了。
  
  风,吹过
  
  三人多年的默契和杀手的直觉让他们一瞬之间戒备起来。
  
  “大哥,二哥,你们感觉到了吗?”刚刚左边的黑衣人问到。
  
  “好高的异能。”中间的黑衣人。
  
  “大哥,三弟,你们感应到的异能是多少?”右边的黑衣人的声音有着掩盖不住的惊慌。
  
  “十五万。”其他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大哥,二哥,你们有没有感觉胸口很闷,异能也运转不过来。”左边的黑衣人忽然捂着胸口半跪了下来。
  
  听他这一说,其他两个黑衣人也都纷纷捂着胸口,“不好,我们中毒了。”中间的黑衣人。
  
  “终于发现了,也真够蠢的。”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三人都慌张起来,以他们现在的情况绝不会是那人的对手。
  
  “三弟!”刚刚左边的黑衣人,死了。而他的身后站着一个人,而他手中的匕首和黑衣人脖颈上的伤口昭示着杀他的凶手。
  
  “你!”其他的两个人都怒不可喝,但无奈中毒的身体根本不允许他们动用异能。
  
  “别着急,还没,”那个人原本正悠闲地看着他们,但好像突然感应到了什么,低骂了一声,“该死,真是任性。”
  
  仲堃仪也顾不得什么慢慢折磨他们所带来的快感,因为他感应到那人的内伤又复发了,两道异能攻进他们的大脑,直接摧毁了他们的原位异能。随即,就向瑶光王府瞬移。那个家伙,这么多年,唯独没变的就是这份任性。
  
  慕容离感应到熟悉的异能,知道他来了。随便找了个由头让方夜和萧然下去了,而他自己也慢慢走回他自己的房间,他知道那个人一定在那里等他。晃了晃越发晕眩的脑袋,这回又要被他说了。
  
  打开房门,看到那人坐在他的书案上,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一口淤血也直接吐了出来。
  
  “真够任性的。”慕容离倒下之前,听到的是仲堃仪这句熟悉的略带无奈但更多是心疼的话。
  
  慕容离想,反正有你给我疗伤呢,任性也是你惯的。

本文中异能指数偏高
灸舞的异能大概是90000~100000
修和大东亚瑟他们的异能大概是85000~90000
阿扣和东城卫的异能大概是75000~80000

纯属个人设定,不喜勿喷。

评论(1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