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苑听风

刺客列传+终极系列

阿离成为十二时空总禁军统领
通篇狗血
主cp骁离;副cp all离
人物ooc
仲堃仪半原创
有原创人物
若有雷同,算我抄你
             第三章
  其实慕容离并不是完全昏死过去,他只是有些累了,再加上陡然放松心弦,所以暂时轻微地失去了意识。但在仲堃仪给他输送异能的时候,他的意识就一点点地复苏了,只是身体还有些虚弱。
  
  “这些年来,变了这么多,怎么唯独这份任性没变。”仲堃仪坐在慕容离身后,缓缓地给他输送异能,在感应到了他体内的伤势后,半是责备,半是打趣还有几分难以察觉的心疼。
  
  “反正,无论我受了多大的伤,你都会替我疗伤的,不是吗?再说了,我这次还不是拜你那好徒弟所赐。”这几年宇默的蜕变在十二时空有目共睹,越来越寡言少语,越来越冷淡,活脱脱地第二个宇霄。但,唯独在他们几个尤其是仲堃仪面前,才恢复几分当年宇家小少爷的意气。
  
  “第一个问题,下次我觉对不帮你疗伤,”仲堃仪这话说出来,连自己都不信。看了眼靠在自己身上闭目养神的慕容离,不替他疗伤,他倒是希望不用替他疗伤。自己不仅仅是他的个人医生,简直就算是半个管家了,“第二个问题,你若是看不惯艮墨池直接杀了就是,我没有任何意见。”
  
  靠在仲堃仪肩膀上的慕容离听到这话,啧了啧嘴,眼也不睁的说道:“可怜这艮墨池遇人不淑,拜了你这么个师父。我告诉毓骁关于太师被毒死中与我有关的部分了,也算是变相为他求了个情。”
  
  “为什么?”仲堃仪也算慕容离的竹马,他可太了解这位大少爷那睚眦必报的性格了。当然,他也没少因此而被慕容离捉弄。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替艮墨池求情,以他对慕容离的了解他不补刀就是好的了。
  
  “那时毓骁说了一句跟当年阿霄几乎一模一样的话,一时没忍住,就脱口而出了。”慕容离也觉得这件事是自己莽撞了,不过话已出口,就没有收回之理。
  
  “有了你的求情,估计艮墨池应该可以保下一命,但遖宿他是留不得了。也好,正好我又给他物色了一个王上。”听到慕容离的话,仲堃仪的眼睛暗了一下,果然,在你心里霄永远没人可以取代吗。但,他也快速地扯开话题,不在去谈论毓骁,他知道慕容离现在远没有面上的平静。
  
  “什么人?”遖宿已无艮墨池的容身之处,而天权与瑶光有都与他有芥蒂,当今天下果然还有一个势力正伺机而发。
  
  “开阳,佐奕。”仲堃仪嘴角挂上招牌的痞笑看着慕容离。
  
  “三易其主,你这位师傅真是给自己的徒弟铺了条好路。”慕容离睁开眼,且并没有起身。恐怕这位早就想好了吧,即使自己没有开口,他也有办法报下艮墨池,然后送他入开阳。只是这三易其主的名声怕是得跟艮墨池一辈子了。
  
  “棋子吗?总得物尽其用,不然岂不浪费。”仲堃仪到不在意,他本就是生性凉薄之人,这十二时空能让他放在心里的也只有慕容离宇霄和那几个人以及他的师傅罢了。其他的人,他们不来招惹自己,自己也懒得与他们虚以为蛇。艮墨池之事,他也不觉得自己那里做错了,他是利用了艮墨池,可艮墨池也可用自己自己的才学在开阳打出一扁天地,这种相互利用的事他最喜欢。
  
  “孟章留给你的十万大军中有多少异能行者?”慕容离知道仲堃仪的想法,刚刚那句话也不过是对他的调侃罢了
  
  “130余人。”提起这件事仲堃仪就生气,他明明是一个杀手,平日里接几个买卖练手,怎么就被慕容离给拐去时空总盟做他的副手了呢?
  
  “萧然带回的三万亲兵我看了,其中的异能行者还不到50人。”一提起正是,慕容离立刻就变成那个拥有铁血手腕,平时行事雷厉风行的宇默了。
  
  “也就是说13万大军就180个异能行者?”仲堃仪和慕容离对视一眼。不对,即使是在十二时空中异能行者最少的金时空也不会发生13万人中只有180人是异能行者的情况。仲堃仪和慕容离多年的默契让他们明白,他们想到一起了,这个时空绝对比他们从总盟主那得到的信息要复杂得多。
  
  “宸的情报怎么说?”慕容离从仲堃仪身上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次的任务绝不仅仅是创建这个时空的时空禁卫军,或许与五年前的那场大战有关。
  
  “除了一些势力和人物已经一些人尽皆知的大事背后的小动作,没有别的了。”仲堃仪还是那幅吊儿郎当,不把任何事情放心里的样子。
  
  “连宸都查不到吗?”夜宸的情报网即使是宇家也难比的,这是十二时空中,只要他想就没有他得不得到的信息,连他也对这个时空没有办法吗?
  
  “虽然现在查不到关于这个时空的情报,但我们可以自己来捋捋思绪。”仲堃仪站在慕容离身后,习惯性地搭着他的肩膀。
  
  “第一,最明显的就是时间问题。这个时空与十二时空时间的流逝比例为1:10。但我们却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就仿佛并没有这个时差一样。”慕容离率先开口。
  
  “第二,这个时空并不排斥我们这些外来者,而且我做了一个实验,你来看,”仲堃仪拽着慕容离转身,坐到桌子前,拿起桌子上的茶壶和两个杯子,把杯子倒满水。
  
  “我们平时使用异能,并没有跨时空双倍异能损耗。只是,若是我们平时使用的异能是这些,”仲堃仪拿起其中的一个杯子,微微倾斜,把杯子中的水缓缓地到了约摸三分之一,“但,使用完这些异能后,我们却总是会多损耗一些异能,”仲堃仪在把杯中水,到了五分之一。
  
  “若是我们的异能枯竭,”仲堃仪把两杯水都倒掉,“倒不会透支我们的异能,只是当我们的异能恢复时,”仲堃仪又把两个杯子中倒满水,有拿起其中的一个杯子缓缓地倒出三分之一的水,“我们的异能还是会流失。”
  
  “呵,这倒是有意思。就好比在一些专门交易场所对交易一样,每做成一笔交易,就抽取一些佣金吗。”慕容离起身,走到窗前,他现在只觉得这个时空越来越不是他可以理解的了。
  
  “嗯哼,可以这么说。”仲堃仪拿着一杯水,站在慕容离的旁边,他背靠着墙,一腿半曲抵在墙上,侧过头看着慕容离,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痞笑。
  
  慕容离好像在盯着窗外的蓝天,又好像什么都没看。想起刚刚在毓骁身上感应到一瞬即逝的异能和这个时空的反常,他不能自欺欺人了,慕容离终于下定了决心,“告诉宸,查查毓骁。”
  
  仲堃仪看了一眼明显有些犹豫地慕容离,伸手勾住他的肩膀,调笑道:“怎么,终于舍得了?”其实从毓骁出现的那天,仲堃仪就让夜宸去调查他,毕竟宇霄的身份特殊,他在十二时空是没有分身的。但被慕容离拦下了,他以这个时空不属于十二时空为由阻止了夜宸,其实他们都明白,那不过是慕容离在自欺欺人罢了。
  
  “战场之上,我在毓骁身上感应到了一丝一瞬即逝的异能,而且我对那份异能有种莫名的熟悉。”慕容离,“若果是五年前的宇默,他不会在意,但现在的宇默却不能不在意。”若是五年前的他,才不管这些,他认定的朋友永远都不会变。但现在的宇默,已经不在是当年的宇默了。
  
  “异能?怎么可能,我当时亲自确认了三遍,他不可能是异能行者。”仲堃仪当时在遖宿遇到他的当晚就直接去了他的寝殿,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确认了三遍,他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他绝对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你不排斥那丝异能,那就说明不是毓埥的魔化异能,那就奇怪了?”仲堃仪难得对一个人起了点兴趣。
  
  “让宸去查吧。天权如何?”慕容离不想在跟仲堃仪谈论这件事。
  
  “正想跟你说呢,我失败了。没进去天权的密室。”仲堃仪想起在天权密室外感应到的东西,他难得犹豫了,他不知道他到底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慕容离。这几年来,他一直在收集有关于那样东西的线索,若不告诉他,他实在不忍心看他日日被那样东西所困扰;可若告诉了他,想起第二把钥匙所在,他恐怕又要在做那些他不想做的事情了。
  
  “怎么可能?执明离开天权,守护密室的暗卫应该跟着他到瑶光来了一半,以你的实力绕过一般的暗卫应该不是难事。”天权的密室,是他无意中发现的,在那里即使隔着厚重阻止异能探索的玄铁门,他依然可以清楚地感应到那种强大的异能。天权不简单,他也曾暗探过天权密室,但却被守护密室的十八个暗卫给拦了下来,那十八个暗卫懂异能,而且都是高阶异能行者,在这个时空异能行者本就稀少,而十八个暗卫却全部都是高阶的异能行者,这不得不让人怀疑里面东西。十八个暗卫的武功异能均不低,但对于他而言,虽算得上是一番苦战,却也奈何不了他。令他惊讶的是,他们一个精巧厉害的阵法,而且可以借助密室里的东西来打压闯的入者,他不得不退。
  
  他越想越不对,他有直接那里面的东西或许与这个时空的反常有关,可那十八个暗卫也不好对付。他暗中观察到,那十八个暗卫好像很紧张之名,就连他出一趟宫,都要一半的人去暗中保护,他明白执明便是关键。他突然想到天权的老国主在临终前闭关锁国,或许正是为了不让执明离开天权,看来这天权的老国主也不简单。
  
  可是该怎么办?怎样才能让执明离开天权呢?直到那日他在太师府,在知道太师的酒中有毒后,他想到了办法。所以,他没有阻止太师喝下毒酒,甚至故意中了艮墨池的计,他为的不过是让遖宿攻打瑶光,而他也可趁此向天权求援,以执明对他的上心,他一定会亲自前来救援的。一切均如他所料,他以为凭借仲堃仪的身手足可以进入天权密室,但怎么会失败。
  
  “天权密室一共有三道门,第一道门的钥匙在那十八个暗卫身上,而第二道门的钥匙在太傅身上,第三道门的钥匙我得在拿到太傅身上的钥匙后才能知道。三把钥匙,可以相互感应,我就是通过在暗卫身上得到的第一道门的钥匙才感应到太傅身上的钥匙的。”仲堃仪还是决定说,大不了他去杀了太傅,反正他杀的人也不少,不在意多一个天权太傅。
  
  “怎么才能取得钥匙?”慕容离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执着天权密室,只是他的直觉告诉他天权的密室里有他需要的东西。
  
  “杀。”慕容离侧头看仲堃仪,仲堃仪也看着他。
  
  “你杀了那几个暗卫。”慕容离隐约感觉到了什么。
  
  “嗯。”仲堃仪点头。
  
  “算了,还是在想,”慕容离准备放弃了,虽然他对天权的密室有一种他自己都难以解释的执着。他已经亏欠执明太多,又怎能在杀了他从小敬重的太傅呢。
  
  “密室里的东西应该与霄当年留下的九羽花有关。”仲堃仪打断了慕容离的话,而仲堃仪的话令慕容离下定了决心。
  
  “你确定?”执明,对不起。
  
  “废话。”仲堃仪明白他已有决断。
  
  “天权的威将军应该不甘心屈居于执明之下吧?”执明,欠你的,以后我会还。
  
  “你想,”仲堃仪明白了慕容离的计划,“其实,我可以直接,”仲堃仪想说他可以直接杀了天权太傅,但看上慕容离的双眼,他的话被收了回去。那双眼睛里有着果断,有着愧疚,有着不认,但更多的是恨,对魔的恨。确实以他的实力可以轻松的杀了天权的太傅,但难保天权朝中不会有第二个太傅,那时可就麻烦了,到不如借威将军的手。
  
  “我去安排。”仲堃仪瞬移出瑶光王府。
  
  慕容离在他离开后,从床头的暗格里拿出一个紫檀盒,打开紫檀盒,里面有一个特质的琉璃瓶,如果有懂异能的人在,他立刻就明白,那是一个异能行者的混沌异能,是保命用的。
  
  慕容离看着琉璃瓶里的混沌异能,这是他当年费进了心思才保存下来的宇霄的混沌异能。这些年来,他片刻不离身,也唯有如此他每晚才能勉强入睡。
  
  阿霄,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我一定会灭了魔界;我一定会守护好你用生命换来的十二时空。为此,我将不惜一切代价,即使变成曾经我最讨厌的那种人,我也在所不惜。
  
  一滴泪,滑落在琉璃瓶上。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