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苑听风

刺客列传+终极系列

阿离成为十二时空总禁军统领
通篇狗血
主cp骁离;副cp all离
人物ooc
仲堃仪半原创
有原创人物
若有雷同,算我抄你
          第四章
  瑶光王府内慕容离的屋子中,慕容离正照着他刚刚画好的图样在雕玉。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是难得一见的。很少有人知道,他有一手好的雕玉本领,他之所以会雕玉,都是因为小时候贪玩,被他父亲和师父责罚的。不过那个时候的他,整日里都在任性闯祸,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安静下来好好雕一块玉的。他到目前为止唯一一次静下心来,认认真真的雕一块玉是当年他送给宇霄的生日礼物。那块玉他雕了整整三个月,从设计图样,选择玉料,直到上手雕刻他都前所未有的认真,只可惜那块玉五年前的那场大战中,被他亲手给摔碎了。从那以后,他就在没有雕过一块玉,除了没有时间外,更是因为雕玉有太多他跟宇霄的回忆。可五年之后的今天,他又雕玉了。
  
  这块玉是要给毓骁的,给他的生辰礼物。图样是慕容离自己亲自设计的,四周是精致朴素的暗纹,而中间则是他的名字,一个骁字。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修饰,跟当年他送给宇霄的那块玉除了中间刻的字不一样,其他无论是款式、暗纹甚至就连玉料都是一样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手控制不住地这么做了,也罢,这几年来他活的太累了,就这样再随心一次吧。
  
  毓骁,我不是不明白你对我的感情。只是对不起,我们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我们不会有任何的结局。因为我们之间的一切,包括你对我的信任,这一切都是我一点点用计谋谋来的。你我之间的这段感情,从一开始就掺杂了太多太多的算计与利用,从一开始我们之间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毓骁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中。不可否认,我对你确实有了一种超过友情的朦胧好感,但我可以清楚的知道,即使这份好感他超过友情但也绝不是爱情。毓骁,若是你我并非想在这种情况下结识,又或者我们早些认识,我相信我一定会喜欢上甚至是爱上你的。
  
  我在这个时空的任务已完成过半,我终将会离开这个时空,而这个时空与我而言亦不过是我出过的众多任务中普通的一个。你与我而言,是让我沉寂五年的心重新起了一丝悸动的人;而我对你而言,已不过是年少轻狂做过的一场美梦,你终会立后生子;而我也会在适当的时候,接受家族的安排娶一位贵族小姐。这样也好,或许多年以后,在一个温暖的午后我会想起你这个曾让我动心的人,而你也会在午夜梦回时想起自己年少时做过的略显荒唐的美梦。
  
  毓骁,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很轻松。你有着跟他一样的面容,相似的性格,甚至就连你们的名字都近乎一样,在我们的相处中我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把你当成是他。可是我明白,宇霄就是宇霄,而毓骁也只能是毓骁,即使你们有再多的相似,我也无法把你们混为一谈。毓骁你是让我动心的人,而宇霄却是我这辈子唯一爱的人,我不会看作他的替身,因为这对我们三个而言,都是不公平的。
  
  毓骁,跟执明一样,我欠你良多。经此撤回一战,遖宿虽然退出了大半的中垣,但也不至于撤回越支山。在我完成任务,离开以后,我会将这瑶光一分为二,赠给你与天权。你与执明都是无心天下且不喜战争之人,相信你们可以共同治理好均天,还天下百姓一个盛世。
  
  毓骁,我们之间有缘无分,趁现在一切都还刚刚好,趁我们还都可以放下,把这本就不该有的感情给断了吧。我们对彼此而言,只是在错误的时间遇上了一个不算对的人而已。
  
  天涯不问归处,余生各自安好。
  
  “王上。 ”萧然的声音唤回了慕容离思绪,放下手中的玉,让萧然进来。虽然他不喜欢那些政事,但是谁让他现在还是慕容离呢。
  
  “你可清算了瑶光如今还有多少兵士?”这个时空的异能行者异常的少,十三万大军中仅有不到两百个异能行者,所说异能行者与魔的较量靠的并不是人数,但200人终究太少,即使是金时空的时空禁卫军也有800人。
  
  “微臣之前曾在遖宿训军三万,再加上当年向将军的参与部队七万人和当时攻破天璇时的四万降兵,共有十四万兵士。”萧然对军中事务如数家珍,应该是料到慕容离一定会问吧。
  
  “可站之人有多少?”慕容离知道此次与遖宿一站,瑶光的损失定在遖宿之上。十四万兵士,且不说四万的天璇降兵可不可用,单说在这一战中受伤之人恐怕就不在少数,可战之人恐怕还不到十四万人的一半。
  
  “约七万人。”萧然也知道这个人数实在是不太理想。
  
  “赵大人以及那几个天璇旧贵族的私兵有多少人?”慕容离把注意打到了瑶光城中那几个天璇旧贵族的私兵上了,反正他早晚会处置了他们,既然如此,私兵不妨先借他用用。
  
  “大概八九千人。”萧然刚看到这个数字的时候简直难以置信。
  
  “八九千。”慕容离也被这个数字给略微惊着了,他知道赵大人他们的私兵都不在少数,但没想到已经近乎万人。不过,这样也好,算是为自己做了嫁衣裳。
  
  “萧然从明日起,你开始整顿军队,对于天璇的降兵加速驯化。另外,明日张贴榜文招兵买马。不仅只是将才军士,只要有才能之人,皆有机会入朝为官。还有,设立国子监,你与方夜亲自去把各地诸侯的子女,给请到国子监去。”慕容离虽然不喜欢政事,但他希望可以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护一方百姓的安宁。
  
  “是。”萧然点头应下。
  
  “还有,瑶光的暗卫该换换了,过几日本王亲自去挑选。”瑶光暗卫是假,时空禁卫军才是真,他不过是借着这个由头,去开发那些异能行者的异能。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藉由瑶光暗卫之名行事在容易不过。不过,该把他们交给谁训练呢?自己肯定不行,仲堃仪那里还有130人,可这个时空懂得异能的,现在在明面上的只有他们两个。对了,还有他,想来他也应该完全掌握异能,这瑶光的暗卫交于他再好不过。
  
  “是。”萧然对这事倒是没有多大的意外,毕竟各国王室皆会培养暗卫,来用于刺探别国情报和一些刺杀任务。
  
  “下去吧。”萧然离开后,慕容离继续雕玉。
  
  遖宿王帐内,毓骁等着艮墨池前来,太师之事他终究难逃其罪,这遖宿也在无他的容身之所了。
  
  “王上。”艮墨池规规矩矩地行礼。他是个聪明人,也猜到了今日毓骁叫他来所为何事,更知道这声王上日后怕是没机会唤了。
  
  “你可知本王为何叫你前来。”毓骁想,他或许是知道的,不,他一定知道。其实他大可以不必来,以他的武功,大可以逃出遖宿,自己也不会派人前去捉拿他。
  
  “因为太师之事。”艮墨池看着毓骁,他在赌,赌毓骁对他尚有一丝情分。若他赌赢,那当然好;若他输了,他也不悔。在天璇郁郁不得志的时候,他见到了毓骁,毓骁的一番明主名臣之说,让他心生向往,后来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只是,他或许是个名臣,毓骁也是个明主,但他们终究也只能背道而行。
  
  “你为何要杀太师?不,或许该换个问法,你为何要陷害阿离?”毓骁想不明白,艮墨池与慕容离应该连面都没见过几次,艮墨池究竟为何如此嫉恨慕容离。
  
  “王上您不觉得自己对慕容离他过在意了吗?为了他,您夺瑶光,灭天璇,甚至就遖宿的国威也可以弃之不理。”艮墨池到底还是说不清自己对毓骁到底是什么感情,超过了所谓的君臣之宜,但也绝称不上爱情。或许是因为惺惺相惜而引出的一些,连他自己都叙述不清的感情。所幸,这种感情并不深,他还可以控制。在这乱世之中,最不值钱的应该就是所谓的情了,他不仅让人有了软肋,更会伤人伤己,执明和毓骁不就是最好的列子吗。
  
  “在意。”毓骁当然知道,自己对慕容离的在意已经深度了什么程度,他不想否认,也无法否认艮墨池的话,“艮墨池,你走吧。”太师之事,我终究还是无法原谅你。太师之死,与你跟慕容离都有牵扯,我论不出究竟该算在何人身上,其实罪魁祸首就是我自己吧。
  
  我与阿离的结局已定,从此生死不复相见;而我与你的结局也是终归陌路,今日这份君臣情义终将了断。
  
  艮墨池听到毓骁话,没有任何的反驳,毕竟这在他的预料之中。他静静地向毓骁扣了三个头,从此他与毓骁的君臣情义已了,即使他日战场相见,他们也不会再有任何顾虑了。扣完三个头,艮墨池转身走出了营帐,走出了遖宿大营,走进了仲堃仪的圈套,走进了改变他一生的道路。
  
  毓骁看着艮墨池越走越远的背影,嘴角勾起了一抹可以称之为自嘲的笑。走了,都走了,从此以后,我身边只有可用之人再无可信之人了。从此以后,我就是真正的孤家寡人了。
  
  其实刚刚在遖宿王帐内的,除了毓骁跟艮墨池还有一人,在看到艮墨池离开了遖宿后,他也就离开了。
  
  枢居内,仲堃仪刚刚安排好慕容离让他挑拨天权威将军和执明之间的差事,就看见他当时在艮墨池出山时,派去他身边监视他的人,想来毓骁已对艮墨池之事做出决断。
  
  “仲少。”仲堃仪如今虽然已经是时空总禁军的副统领了,但他还是喜欢别人像早些年,自己还是个杀手时,唤他一声仲少。
  
  “艮墨池如何了?”仲堃仪架起一条腿在塌上,胳膊随意一搭。
  
  “遖宿王放他走了。”这人是十万大军里100多人中的异能行者之一,天赋不错,手段也够狠,仲堃仪有意培养他,所以给了他监视艮墨池这个任务。
  
  “看来默的那番话确实算是变相为他求了个情。”仲堃仪把玩着血影铍克,他的贴身武器之一。其实一开始他到没给自己的铍克起什么名字,反正对他而言就是个杀人兵器而已,回来之所以叫血影,是因为它杀人夺命只在一线之间,常常只看见它的影子,那人就早已气绝。久而久之,十二时空的人就给它起了个外号叫血影,虽然不怎么好听,但仲堃仪也不在意,反正这是个杀人比较顺手的铍克而已。
  
  “去派几个人,截杀艮墨池。不必手下留情,给他留口气就行,然后把他扔到佐奕回开阳的必经之路上。”仲堃仪慵懒的开口,全然不把艮墨池这个曾经亲传弟子的命,放在心上。也对,反正艮墨池跟他手中的血影铍克唯一的区别,就应该是艮墨池会说话,而血影铍克只是块铁板罢了。
  
  “这是从开阳城中传回的情报。”拿出刚刚得到的情报,放在仲堃仪面前,便转身退下去安排他刚刚吩咐的事情了。
  
  仲堃仪打开面前的情报,不多,仅一页纸。里面提及了一中可供人飞翔的机关,飞隼。把纸往旁边的烛火上一撂,不过瞬息之间就被化为灰烬。
  
  佐奕,这就是你开阳的底牌吗,可真够让我失望的。飞隼,滑翔伞的简易版,我倒是好奇,对上默这个滑翔伞的高手会如何。
  
  宸,你一定早于我得到这份情报,想来也已经开始替默准备了吧。
  
  艮墨池,你可别让我失望,让我看看你那所谓的治世之才能助开阳到何种地步,已经你的利用价值到底还有多少。
  
  瑶光王府内,慕容离正在雕玉,突然感受到一股异能,放下手中的东西,他知道是那人回来了。
  
  “少主。”庚辰接到了慕容离的传音就赶紧从铁时空回来了。
  
  “你如今已是这个时空的禁卫军,而我也非真正的慕容离,不必再唤我少主,按规矩唤我统领就好。”慕容离打量着庚辰,如今的庚辰异能指数也有差不多三万点了,这么短的时间达到这样已经很好了。
  
  “是,统领。”庚辰以前就觉得慕容离身上有一种奇怪的力量,现在他知道了那是异能,可是他却无法感应到慕容离的异能到底是多少。在铁时空灸舞盟主的异能最高可以飚到十万,但即使如此却已经无法感应到慕容离的异能。以他的异能在铁时空铁克禁卫军中,只可以勉强算得上是中等,他马上面临的就是五万大关,有多少异能行者一辈子的异能都难以突破五万。
  
  “你的毒可都解了?”几个月前,慕容离派庚辰去调查一件事情,但没想到半路上遭人袭击,身中剧毒。慕容离不想看他就这样死,所以让仲堃仪带他去铁时空,拜托灸舞开发他的异能,并让峡谷医仙替他解毒。庚辰也果然没让他失望,不仅挨了过来,甚至在异能略有小成。
  
  “医仙医术高超,属下身上的毒都已经解了。”庚辰似乎没想到慕容离会问这个问题。
  
  “铁时空最近可太平?”慕容离从不会在执行任务期间,同时理会十二时空的事情。这是一个十二时空中人人皆知的事情,他也不过是随口一问罢了。
  
  “铁时空一切太平,但铜时空出现了极阴之日,魔的力量大增,所以灸舞盟主让修统领和东城卫前去支援。”庚辰把他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了慕容离。
  
  “极阴之日,铜时空虽然被魔占领,但白道异能行者也没有那么弱,再加上有修和东城卫的支援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慕容离突然发现,自己说了这么久,好像一直没说他把庚辰叫回来的目的,“你可知,我为何叫你回来?”
  
  庚辰摇了摇头,他确实是不知,听到慕容离让他速归的传音就赶紧向灸舞盟主请示回来了,到还真没来得及问。
  
  “我会借挑选暗卫之名在大军中挑选出异能行者,到时候你负责开发他们的异能并训练他们。”自己和仲堃仪都没有时间训练他们,让已开发异能的庚辰去训练他们是最好的选择,自己与仲堃仪早晚是要离开的,到时庚辰他们也会接管时空禁卫军。不如现在在军中攒下些威望人脉,日后也方便行事。
  
  “可,属下也是刚刚开发异能,我怕,”庚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慕容离给打断了。
  
  “无妨,我会安排时空总禁军去协助你,你只需开发他们的异能,教他们一些基本的异能就好,这对如今的你来说易如反掌。”慕容离怎会不明白庚辰的顾虑,他当年刚开始接手时空总禁军和宇家军的时候,就如同现在的庚辰。好在他之前多多少少也曾参加过一些战役,且有仲堃仪和夜宸他们从旁协助。
  
  “是。”庚辰加慕容离的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也不再推辞了。再说他马上就要面临五万大关了,训练新人的同时,他或许也可以重新好好加强一下基础。灸舞盟主说过,异能基础是最基本和最重要的修炼异能的根本,他的异能本就是仓促开发,所以异能基础不怎么样,借这个机会好好加强一下,对他有百利而无一害。
  
  “训练之事可以先等几天,去看看方夜和庚寅吧,他们很担心你。”当时为了救庚辰,不方便跟庚寅和方夜说实话,只说是把庚辰送到自己一位精通医术的故人那里疗伤。庚寅和方夜虽然嘴上不说,但慕容离知道他们还是担心庚辰的。
  
  “是。”庚辰心中其实想他们的,一个是自己的亲大哥,一个是从小一起训练,互相扶持的生死兄弟。他的三个人之间的情意,绝不比慕容离和仲堃仪他们几个的少。
  
  破空声从身后响起,庚辰下意识地想要躲闪,但他知道来不及了,准备硬生生抗下这一击,他通过声音知道,这暗器瞄准的是他的右肩,这是他曾经作为一个杀手,现在作为一个战士的基本技能。千钧一发之际,慕容离掷出他刚刚雕玉的刻刀,跟背后偷袭庚辰的飞镖碰在一起,改变了它的轨道。
  
  “谁!?”
  
  “几个月没见,小默默的暗器还是一如既往的俊。”
  
  小默默
  
  庚辰   !!!Σ(゚ロ゚!(゚ペ?)???
  
  慕容离    ( ̄^ ̄゜)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