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苑听风

刺客列传+终极系列

阿离成为十二时空总禁军统领
通篇狗血
主cp骁离;副cp all离
人物ooc
仲堃仪半原创
有原创人物
若有雷同,算我抄你
         【伪】第六章
  执明和方夜他们有生以来头一次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不然他们怎么会看到有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人,正大大咧咧地靠在慕容离的肩膀上,嘴里还啃着一个苹果。看见他们进来,还友好的打了个招呼。
  
  “阿离,这家伙是谁啊?”执明看着慕容离习以为常的样子,很不爽靠在他身上的那个人。执明表示,他也想靠。
  
  “我是尹司晨。”尹司晨跟以往一样对一切漫不经心的态度,听到执明的话报上了姓名。
  
  “尹公子怎么会在我瑶光王府?”比起尹司晨的身份,他更好奇这个人是怎样悄无声息地潜入了慕容离的房间。王府中的守卫都是他一手负责的,好在今日来的人是友非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你可以叫我尹少,晨少,或者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尹公子什么的好别扭。”听到方夜的称呼,尹司晨浑身都不太自在,公子什么的还是比较适合夜宸。
  
  “那不知尹少来瑶光可有何事?”方夜倒是不太适应尹少这个称呼,因为他连尹少到底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
  
  “哦,很简单,”尹司晨放下手里已经啃的差不多的苹果,“我想小阿离了,就来看看他,顺便刺杀他一下。小事,小事。”尹司晨总是吊儿郎当的样子,以前是现在更是。
  
  尹司晨可用毫不在乎的语气说出刺杀慕容离的话,不代表方夜可以毫不在乎的听。他暗暗地握住了剑柄,绷紧全身肌肉,只待一击击杀了这个不速之客。
  
  一直以来都没有说话的慕容离,在听到小阿离这三个字的时候,放下了手中的笔,“你要么就直接叫阿离,要么就叫全名,唯独不要在前面给我乱加什么字。”尹司晨爱给自己乱取绰号的毛病怕是改不了了。
  
  “知道了,知道了”尹司晨的语气好像很不耐烦,“阿离,阿离,行了吧?真小气。”最后一句话他加重了语气。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一位故友,尹司晨,平日爱胡闹了些。”慕容离也不在乎尹司晨刚刚说的话,好像尹司晨要杀的人不是他一样,语气里也有毫不掩饰的熟稔。
  
  尹司晨从慕容离身上离开,站了起来,方夜他们也终于看清这个尹司晨的庐山真面目了。 一张痞痞的笑脸,给人带来一种放荡不羁的感觉。两道浓密的眉毛泛起小小的涟漪,仿佛从刚才到现在他的脸上一直都带着丝丝笑意,眉毛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眉毛下是一对清澈透明的带浅咖啡色的眸子,仔细一看,那两只漂亮的眸子带着一些孩子气。光洁无瑕的皮肤衬托着薄厚适中的红唇,俊美突出的五官,把人的眼球完全吸引住了。完美的脸型,显得特别的阳光帅气。 黑色的的衬衫,宽宽的腰带上挂着一条银白色的链子,黑色的紧身长裤,将本身高大的身材衬得更加修长。脚下是黑皮靴,大概到小腿三分之一的部位。
  
  “阿离不为我介绍一下?”尹司晨话虽这么说,但早就对这个屋里的人的资料若指掌了。
  
  “你不知道?”慕容离头都没抬,就回了一句,他可不信尹司晨来这里之前,夜宸没让他了解这些人。
  
  “无聊。”尹司晨撇了撇嘴。
  
  “喂,你刚才说什么?你是来刺杀阿离的?”执明明显没有忘记刚刚尹司晨的话。
  
  “我不叫喂,我有名字。所以请不要用一个语气词来代替我的名字,OK?”尹司晨的语气绝对算不上好,最后甚至习惯性的飚了个英文单词。
  
  “欧,OK?什么意思?”执明不明白。但他觉得尹司晨这个人怪怪的,穿着他从没见过的衣服,还说他听不懂的话。还是要刺杀阿离的,这个尹司晨一定不是什么好人。
  
  “我家乡话,就是好吗,好,的意思。”尹司晨编起谎话来倒是蛮自然的,可见平时骗了多少人。
  
  “不知我瑶光如何得罪了尹少,竟让尹少刺杀我国国主?”方夜听着尹司晨和执明有些越扯越远的话,赶紧开口把话题扯回来。
  
  尹司晨上下打量了方夜一圈。火的原位异能,天赋还不错,对慕容离也够忠心。看着方夜握在剑柄上的右手,以及全身紧绷的肌肉,真是够谨慎的。
  
  走到方夜身前,伸手握住他的右手手腕,调动异能进入方夜的体内去压制他的内力。其实这个时空的内力,也就可以算是异能了,只是他们完全不懂如何运用,所以照异能的杀伤力差远了。他是原位异能是雨,且不说自己的异能远远在他之上,单凭水克火这一层方夜便落了下风。
  
  方夜直接得突然有一股极强的内力冲入自己的体内压抑自己的内力,很明显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反抗的这股内力来自眼前的这个人。好在他可以感觉得到,尹司晨没有恶意,只是想压抑住他的内力。其实方夜的骨子里也是有着不输于慕容离的高傲,只是被平时的少言寡语遮掩过去了,此时命门被他人掌握,算是彻底激出了他骨子里的高傲。他准备强行运功,来摆脱体内尹司晨的内力。
  
  尹司晨自然察觉到了,现在他明白了,为什么慕容离这样器重方夜,除了异能天赋和忠心以外,更重要的是在方夜的身上,有着跟宇默几乎一样的高傲。他这是在方夜身上看到了自己,所以才格外注意他。
  
  尹司晨收手,若是方夜受伤,依慕容离的性子恐怕自己就要成为他的免费劳动力了。以慕容离的异能自然可以感应到尹司晨使用异能时,泄露出来的一两丝,他也不阻止,因为他知道尹司晨虽然爱胡闹,但在为人处世方面还是有一定分寸的。
  
  “阿离。”执明看慕容离一直不说话,好像完全不注意他们一样。
  
  “王上有何事?”慕容离放下笔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得赶紧打发他走,一会儿他找仲堃仪还有事呢。
  
  “阿离,我们很久没见了,这瑶光城内本王也不怎么熟悉我,不如阿离陪我一起去逛逛。”执明这话到不像是个一国之君,反而会这种近似与撒娇的语气,他怎么觉得跟某位正在戏弄着方夜的人犯错逃罚时一样。
  
  “王上,我瑶光经此一战百废待兴。我也有很多大小杂事缠身,怕是没有机会和王上游玩。且现在城外遖宿大军并未撤去,城中也没必那么安全,王上还是小心为妙。若是王上在我瑶光受伤,那太傅估计得生吞活剥了我。”慕容离一心二用,一边跟执明说话,一边给尹司晨传音。
  
  {我怎么觉得执明现在这幅样子,跟某位犯错被罚时,来找我求助时一模一样呢?}满意地看着那人慢慢僵硬的身影,心里有那么一丢丢的小痛快。
  
  “本王也是王上,也没有像阿离这样忙。”执明孩子气地低声嘟囔着。
  
  “内政就全部交给太傅,军务有那什么威将军帮你打理,身边的琐事也全都交给你身后的这位琉璃国小王爷。你知不知道,混吃等死就是专门给你定制的成语。我看你也别叫什么执明王了,干脆改名叫混吃等死王得了。”还没等慕容离开口,刚刚被说像执明的尹司晨就开始怼人了,慕容离拿起旁边的茶壶给自己到了一杯水,然后津津有味地——看戏。
  
  “你,你大胆!你敢跟本王这么说话!”执明是从小被人捧在手心里,宠着、护着长大的,身边的人那个敢跟他这么说话。
  
  “本少就这么跟你说话怎么了!你能把本少怎么样?杀了我?混吃等死王,我告诉你,先不论这是在瑶光,阿离的地盘,就算你真能把我抓回天权,你也杀不了我。本少对自己的武功还是很有自信的,即使杀不了你,刺杀个太傅,谋杀个将军什么的也是易如反掌的。”尹司晨也是像执明一样被人捧着宠着长大的,而且还认了一个护短且身份不凡的师父,再加上脾气使然,有些时候脾气上来了甚至连总盟主都敢怼一怼。
  
  “你敢!”执明就算平时再爱胡闹,毕竟也是生在帝王之家,从小被当成王储养大的,该有的气势还是有的。
  
  “我怎么不敢!这世上,”不知为何突然停顿了一下,“除了阿离和宸的事没有什么是本少不敢的!”不可否认,不可一世的尹司晨,尹家三少这辈子只怕三个人,一个是慕容离,惹了他,他觉得他以后吃饭喝水前都要找个人来试试赌,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一个是夜宸,那家伙平时像个温柔的邻家大哥哥,但其实切开黑的他分分钟有一百种方法把你说得,好像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浪费粮食浪费水一样,更可怕的是你说不定还会附和他;最后一个是宇霄,那家伙平时冷冷清清好像高岭之花似的,但其实他的腹黑程度可是直逼甚至远超夜宸的,夜宸顶多动动口。但宇霄,他会不留痕迹给你挖个大坑,让自己心甘情愿地躺下去,说不定还不会在挖深点。
  
  “阿离!这家伙,”
  
  “什么这家伙,我告诉过你我有名字。难不成你不仅混吃等死,连脑子都不好使!”
  
  “你!”
  
  “你是执明。”
  
  “我!”
  
  “我是尹司晨。你今天是来找阿离的对吧,那好本少现在正是通知你。阿离现在是我家的,不租,不卖,不外借。”
  
  “你!你跟阿离是什么关系啊!你凭什么说这种话!”
  
  “反正是比你亲密的关系。怎么,你有意见?有意见闭嘴,没意见出去。你,”
  
  {执明只是他的分身。}

本章比较跳脱,大家可以当做一篇番外看。请不要在意bug,以及混乱的思绪和人物ooc。

评论(5)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