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苑听风

刺客列传+终极系列

阿离成为十二时空总禁军统领
通篇狗血
主cp骁离;副cp all离
人物ooc
仲堃仪半原创
有原创人物
若有雷同,算我抄你

       第六章
  “小默默,好久不见啊。”尹司晨现身,还是一样的吊儿郎当,一身现代的服装在古色古香的瑶光王府,显得格外的鹤立鸡群。
  
  “我现在是瑶光灭国王子——慕容离。你可以叫我慕容,或者叫我全名,实在不行你可以叫我阿离。但请尹三少您高抬贵手,千万不要在前面给我加什么字。”慕容离看到旁边庚辰以一种诡异的频率抖动着,他明白庚辰他是想笑,但又不敢。
  
  “OK,阿离,”尹司晨故意在阿离两个字上加重读音,“可以了吧。”
  
  “你怎么会在这个时空?”慕容离这才想起尹司晨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时空,不过,其实不过是明知故问罢了。能为什么,为的不过是阿霄的分身——毓骁。
  
  尹司晨看了一眼慕容离,走到插着他刚刚出手的飞镖和慕容离刻玉刀的窗边,把自己的飞镖和慕容离的刻刀拔了下来。刚刚他根本就不是在偷袭庚辰,他的目标是慕容离。不过,尹司晨看了一眼掌心中边角有些受损的飞镖,慕容离的异能果然深不可测,他原本以为自己经过此次试炼,即使敌不过慕容离,但起码可以平分秋色,但现在他发现他又错了。现在的宇默,真的深不可测,再也不是当年千方百计想逃掉训练的宇家小少爷了。
  
  尹司晨看着慕容离,紧紧地握住手中的飞镖,即使掌心已经被飞镖刺破了,他也不在乎。看着端坐在首位的慕容离,他再一次感觉到了他们之间的差距。这种差距从小时候第一次见到他就有了,宇默是个天才,不折不扣的天才。宇家家主也就是宇默的父亲宇煊曾经说过,宇默的异能天赋在宇家上几百年的历史上绝对可以算是仅次于首代家主宇奕然和他的祖父宇爵的。
  
  所以拥有绝顶天赋的宇默即使常常逃掉宇家的训练,但依旧可以使他轻松拥有不低的异能指数。真是不公平,即使旁人十年苦修也抵不上宇默三个月懒洋洋的训练。那时有宇霄护着,再加上他宇家少爷的身份即使他的异能稀松平常也足以在十二时空横着走,更何况他的异能在十二时空绝对称得上是高手。
  
  “我来找你收留。”尹司晨知道慕容离绝对会猜到他来的目的。
  
  “先换上这个时空的衣服,还有不许在执明他们面前说一些不该说的话,我相信你知道分寸的。”慕容离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尹司晨,曾经的自己跟尹司晨是一对多好的兄弟,只可惜宇霄的死是横亘于他们之间一条无法逾越的深沟,他们之间再也回不去往昔了。
  
  “第二个可以,第一个不要。”看着慕容离和庚辰身上的古装,尹司晨不禁想要扶额,他本就是个喜欢折腾的性子,让他穿这种一看就很复杂的古装,他又不是夜宸那家伙,他可受不了。
  
  “难不成你想一直穿这身衣服。”慕容离打量了一下尹司晨, 一件的白色T-shirt,V字领的胸口有着两颗装饰性的口子,露出清晰的锁骨和白色的肌肤,隐隐有些魅惑之意。外面是一件简单的黑色外套,并没有拉上拉链。下身则是一条黑色休闲裤,右边垂下一条银白色的环扣链子,闪着诡惑的光芒。黑色的短发稍微的有些凌乱,左耳一颗银白色的耳钻,这耳钻是宇霄送他的成年礼,他从得到这个耳钻就没摘下过。
  
  “好吧,不过一定要是劲装。”尹司晨当然不可能像女生一样随身带着衣服。
  
  “你若是闲着没事,就跟庚辰一起去训练那些士兵,不过悠着点,这可不是宇家军。”慕容离觉得如果尹司晨没什么事可以做的话,他一定会成为另一个执明,到时候恐怕他能把整个瑶光王府搞得乌烟瘴气。
  
  “好啊,”尹司晨走到庚辰前,感应着他的异能,他前些日子一直在铁时空,跟庚辰也有过几面之缘,他还蛮喜欢这个看起来冷淡,其实有些呆萌的人,“小辰辰,请多指教了。”说完还像一些纨绔少爷调戏女生的标准动作,挑起他的下巴,有快速地松开。
  
  庚辰皱眉,刚刚他在尹司晨的身上感应到了一股甚至比灸舞盟主更强大的异能。他在铁时空养伤的时候,跟尹司晨见过几面,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尹司晨很假。尹司晨表面上吊儿郎当,游戏世间,好像对一切都不上心,但他却总觉得这样的尹司晨好像是故意带上这个面具的,真正的尹司晨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关于尹司晨的身份,他在铁时空借住的夏家的长子——夏宇告诉过他。尹家在十二时空绝对算得上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大家族,即使略输宇夜两家,也绝对是十二时空里的第三大家族。尹司晨是尹家的三少爷,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尹司晗和尹司逸。他在家中最小,也是最得宠的,既无需管理家族事务,也不必在利益场上虚以为蛇,且尹司晨更是十二时空总盟主的侄子,又拜了神出鬼没的苏越为师。从小到大的顺风顺雨让他成了十二时空有名的小霸王,但他可并不是只仗着尹家,他自己本身的异能和能力也绝不容小觑。
  
  “尹三少。”十二时空的人,都唤尹司晨一声尹三少,据说是他自己要求的。
  
  “别那么闷吗?”尹司晨调笑道。
  
  “小晨。”尹司晨在他们几个中最小,所以他们总喜欢叫他小晨,以前,他可没少因为这个称呼对他出手,其实慕容离自己也就比他打了几个月而已。
  
  “你们刚刚说这个时空的禁卫军有多少人?”尹司晨话题换的让庚辰有些猝不及防。
  
  “这个时空的异能行者少的可怜,十万大军里亦不过130余人,十四万大军顶多150人。这样的话还不到300人。”慕容离是真的对这个时空感到奇怪,但他早不是当年那个一定要把一切弄明白的宇默了,现在的他没有什么所谓的好奇,他只需要做到总盟主的吩咐。
  
  “这么少。那首领呢?我知道庚辰和你身边的方夜庚寅一定是,那堃那边呢?”尹司晨做到慕容离的身边,拿起旁边的茶壶,给自己到了一杯茶。
  
  “他身边现在只有骆珉一个,艮墨池恐怕要成废子了。”当时慕容离与仲堃仪说好了,一明一暗,且绝对不能让人知道他们有关系,所以,敌对是他们最好的掩护。
  
  “那你准备怎么分配这300人?”尹司晨知道十二时空各有各的方法去管理他们时空的禁卫军,他好奇慕容离会用那种。
  
  “分为五个大队。第一队负责在战场上与魔正面较量;第二队负责暗杀魔的高级统领;第三队负责追捕那些漏网之鱼;第四队负责收集情报;第五队负责后勤以及医疗。”慕容离对于这种事自是手到擒来,方案他也早就想好了。
  
  “分为五个部分,明战,暗杀,追捕,情报,后勤。你到都考虑全了,只是你和堃身边选好的首领不就四个人吗?”尹司晨。
  
  “还有一个萧然,他是我新发现的。异能天赋不错,手腕也可以。”慕容离。
  
  “那你准备怎么分配这五个人呢?”尹司晨看向慕容离。
  
  “萧然负责明战;方夜负责暗杀;庚辰负责情报;庚寅负责追捕;骆珉负责后勤。”萧然平时所修习的正是兵法,而且他与自幼被训练成死士的方夜不同;方夜本就是暗卫出身,对于暗杀也是轻车熟路;庚辰的轻功在这个时空绝对可以排的上前三,比起较木讷的庚寅,情报一事更适合庚辰;庚寅的轻功不在庚辰之下,虽然比较木讷,但细心谨慎,追捕漏网之鱼这种事交给他再合适不过;听仲堃仪说,骆珉性格温墩,处事周全,异能天赋不及其他人,所以后勤一事非他莫属。慕容离综合了每个人的性格以及他所擅长的本领来合理地分配了他们以后的职位。
  
  尹司晨感应到一丝熟悉的异能,看了一眼慕容离,慕容离同样看了他一眼,对他点了点头,没错是他。仲堃仪既然没选择直接现身,而是用这种方式告诉他们回来了,明显有事情不能当着庚辰的面说。
  
  “庚辰,你先出去吧。三天后,再去选人就好。”慕容离虽然不明白仲堃仪在打什么哑谜,但还是让庚辰先出去了。
  
  庚辰走了以后,仲堃仪才现身。可能是为了方便他没有穿古装,而是跟尹司晨一样,一身现代服装。一件白色T恤,一条黑色紧身裤,一双皮靴,和脖子上的十字架项链以及右耳上的黑曜石耳钻。从慕容离认识他到现在也有十几年了,他从来都是这身黑白配,即使是出任务的时候,冬天会再在外面套上一件亚麻色的呢子大衣。
  
  “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就说吧。”尹司晨还是刚才那样的语气,甚至比刚才还吊儿郎当,越是在熟悉的人面前,他越是没个正形儿。
  
  “晨弟弟也在啊。”仲堃仪是他们几个人里最大的,平时总喜欢欺负欺负尹司晨,占些口头便宜。老是占着年龄的便宜叫尹司晨一声晨弟弟。尹司晨平时也不是没反抗过,只是仲堃仪的毒舌不在夜宸之下,他是说也说不过,打也打不赢,所幸就由他去说了。
  
  “有事快说。”尹司晨难得在跟他打嘴仗了,反正也赢不了。
  
  “默,你之前不是想借威将军之手来斩杀太傅吗,但其实威将军早已存了反心。根本不用我去挑拨,他已经开始调集兵马了。”仲堃仪一把揽过满脸不爽的尹司晨,他跟尹司晨一样游戏时间,不过不同的是他永远都知道自己的目标,永远都清楚地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是吗?那就好,终究是我欠了执明。堃,你一定要派人保护好执明。”慕容离知道威将军此人好大喜功,不甘居于执明之下,他造反是迟早的事。仅此一事,执明怕是终于要踏入正乱世了,那份赤子之心,终是在他的算计下一点点被现实消磨了。
  
  “你们在说天权密室?”尹司晨突然出声。
  
  “呦~你那有什么独家情报吗?”仲堃仪看着尹司晨,他应该是从夜宸那里知道了些什么,才会来这个时空的吧。
  
  “来这个时空之前,宸曾经告诉过我,天权密室里的东西可能跟当年霄哥哥留下的九羽花有关。”要不然他才不会来这里。即使这里有宇霄的分身,但若是没有宸的这个消息,他应该是不会来的。他清楚的知道,宇霄已经死了,即使他在时空有一个分身也终究不是他,他看的太清楚,所以连骗骗自己都做不到。
  
  “宸怎么说?”慕容离知道夜宸绝不会在无关紧要的事上花功夫。
  
  “宸说,天权或许跟魔族有一个交易。”夜宸当时把尹司晨叫去就先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就悠哉悠哉地喝茶,看着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有好一番卖关子才把话说明了,不知道是不是被夜宸爱传染了,他现在也想卖个关子了。
  
  “交易。”慕容离在天权待过近两年,虽然按照这个时空与十二时空时间流逝1:10的比例不过两个月,当他却比仲堃仪面前尹司晨更加了解天权一些。交易,如果是魔族保天权风调雨顺,他天权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呢?他可不信魔族突然发了善心,毕竟跟魔族打交道的这五年,他太清楚魔族利益至上的性子了。
  
  慕容离突然想到了,天权每年年尾都会有一次类似于秋决的活动,就是把一年中所有重大恶极的囚犯一起斩首。这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平日里连奏折都懒得翻的执明,却从不会把这件事假手他人,他原本以为这是天权王室的传统,即使执明在懒得打理朝政,这件事也一定会做好。可经过刚刚尹司晨的一句话他想他或许明白了,恐怕每年年尾处决的犯人就是天权王室与魔族的交易。
  
  “天权每年年尾处决的犯人就是天权王室跟魔族的交易吧。”慕容离看着尹司晨,虽然是疑问的句式,但慕容离却用无比肯定的语气说了出来,他知道夜宸一定把真相告诉了尹司晨。
  
  “没错,天权每年年尾处决的犯人百官们知道的不过是执明想让他们知道的,无论上报多少人数,最后一定会死九百九十九个人。而这九百九十九个人中,有三百三十个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女人,三百三十三个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的女人,和三百三十三个阴年阳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十二岁以下的孩子。”尹司晨看着慕容离,乱世之中从来都没有什么赤子之心,执明也是个合格的帝王。
  
  “原来如此。天权与魔族达成协议,魔族保天权风调雨顺,而天权则每年给天权密室里的九羽花每年供以特定的人命。”慕容离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还是该无奈,执明一定知道这份协议,这也就是说他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纯粹,这样自己接下来所幸之事,也更好补偿了。
  
  “天权密室恐怕有三道门。”仲堃仪也是个极聪明的人
  
  “没错,第一道门的钥匙在看守的暗卫身上;第二道门的钥匙在太傅翁彤身上;第三道门的钥匙在执明身上。”天权王室怎么可能把天权密室的钥匙这么重要的东西尽放在外臣身上呢?这最后一把钥匙一定是在执明身上,若是前两把钥匙都出了事,执明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毁了第三把钥匙,到时候他们的线索就又断了。如今执明应该已经知道了暗卫身死这件事,所以之后若是太傅出事不管有多么正当的理由,执明也绝对会毁了钥匙。所以,太傅不能死,既然如此,那我便借此让执明欠自己个大人情。
  
  “你们说太傅翁彤知不知道自己身上有钥匙?他知不知道天权密室的事?”心思回转间,仲堃仪突然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他自幼便孤身一人闯荡,可能是因为过早地经历过了太多,他总是喜欢先看人的劣根性,而事实也证明了他大多数的情况下都是正确的。
  
  仲堃仪的这个问题,让慕容离突然反应过来 。是啊,或许翁彤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上有这个钥匙,甚至不知道天权密室,天权的先王就算在信任、倚重他,但这件事应该只是天权王室一脉相传的机密吧。想起之前在天权,执明对翁彤的态度很奇怪,敬重一定是有的,但好像还有着一些忌惮,他以前有些不明白,但是刚刚他懂了,执明忌惮的是翁彤身上的钥匙。他记得翁彤是劝过执明在每年年尾大赦天下,而执明震怒,若是翁彤知道天权密室,绝不会去触这个霉头,也就是说翁彤对所有的一切都不知情。翁彤或者说是翁家,从始至终就只是被执家利用。
  
  “这一点我还不确定,明天我会借机会试试他。”虽然心中已有八分把握,但还是要在确认一下。
  
  “艮墨池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他现在已经被开阳郡主佐奕给捡回去了。”仲堃仪适当的转了个话头。
  
  “开阳那个小地方也值得你这样上心?”慕容离看着仲堃仪几乎可以说是招牌的痞笑。
  
  仲堃仪玩世不恭不过是因为是因为从小过早地经历过了太多的人心险恶,看透了太多世间百态,所以明白了一些不该现在明白的东西。但也正是因为明白,所以可以在底线前任性的做自己想做的事。
  
  仲堃仪是个怕麻烦的人,毕竟一个连杀人如果有可能的情况下,都不会出第二招的人,突然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这么上心,即使慕容离的好奇心不在像以前那么重,但总归还是有的,他真的有点好奇了开阳那里到底有什么。
  
  “宸说让我留意一下开阳。”其实就连仲堃仪都不明白开阳是哪里入了夜少主的眼,不过夜宸虽然有时行事古怪,但自有一番他的道理。他故意隐去了开阳飞隼一事,因为他知道飞隼对于慕容离这个滑翔伞高手而言根本算不了什么,而且他真的有些期待那时慕容离的脸色。毕竟宇家军中也有一只空袭小队,是他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终日打鹰,却被鹰啄了眼,一定很有趣。
  
  “堃,你现在有事吗?”慕容离的话题换的让仲堃仪和尹司晨都有些猝不及防。
  
  “没事啊。”仲堃仪不知道为什么有了一种熟悉的不详的预感,慕容离又让怎么整他。
  
  “明日我就要上朝,这俗话说得好,一朝天子一朝臣,我总得有些举动来震一下那些人吧?”慕容离嘴角勾起一抹似讨好的微笑。
  
  “你什么意思?”仲堃仪已经有些明白了慕容离的想法。
  
  “不如,今夜仲少辛苦一下为我出谋划策,当一回我的谋士如何?”慕容离话里话外都带着讨好,此时的他既没有了慕容离的高傲清冷,也失了宇默的精明干练,到有些像五年前任性的宇家小少爷了。
  
  “让我当你的谋士,你别忘了仲堃仪和慕容离可是死仇,你就不怕我图谋不轨。”仲堃仪的话让旁边的尹司晨翻了个白眼,你会害慕容离,这十二时空的任何人都可能害他,唯独你绝不会,与其相信你会害他,我还不如相信太阳西升东落的。
  
  “一句话,帮不帮。我又不是真的慕容离,我是宇默。我相信仲堃仪是永远都不会害宇默的,就算真的有那么一天,你也是迫不得已的。”慕容离看着仲堃仪,从11岁认识他,到现在已经17年了,他可以说是见证了仲堃仪一步步从一个不知名的小人物到现在立于十二时空顶尖的人物之一。他对仲堃仪的感情,不比对宇霄的底,只是对宇霄他是爱着的,而对于仲堃仪他更多的是如兄长般的依赖和敬重,他相信在生死关头他们完全可以为彼此而牺牲自己。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仲堃仪知道下一次自己还是会妥协。十二时空对他的评价,大多是毁誉参半,性格乖张,行事古怪,心狠手辣,阴晴不定。大部分都是事实,他也自认自己绝不是什么好人,他当杀手,不过是喜欢看人在死亡面前那种无力,他喜欢慢慢摧毁着那些人的心防,他喜欢那种掌握别人的声音有亲手毁灭的开感。
  
  仲堃仪软硬不吃,他认定的事除了慕容离一人,即使是他的师父也无法让他更改。而慕容离只需要用似委屈似撒娇的语气,同他一说,什么原则,什么脾气,通通都没有了。他有时候就想,是不是自己造孽造的多了,所以特意让慕容离这个家伙来克他呀。不过,估计也是他自己贱,心甘情愿的让慕容离克。
  
  他认识慕容离17年了,他亲眼目睹他从一个意气风发,年少轻狂的宇家小少爷锐变成精明干练,沉稳冷静的宇家少主。他常常说自己变了,自己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宇默了,但在他心中,宇默永远都是宇默,他依然是当年那个任性、嚣张,总想着逃开训练,犯错被罚时找自己帮忙的宇默。
  
  想起五年前那场大战的前夜,他接到宇霄的邀请,邀他去当时已是废墟的解忧。他去了以后,宇霄更他说了很多关于慕容离的事,从他认识慕容离一直到自己诈降魔界之前整整23年里的大部分。天亮了,大战开始了,宇霄第一次开口也是最后一次开口求了他,他说,让自己照顾好宇默,他说别让宇默成为第二个宇霄。
  
  放心吧,我会的。你守护了他23年,接下来由我来守护他。我不知道自己又能守护他多久,但放心,只要有我仲堃仪一日,我就会尽我所能,使他免受伤害。
  
  心思千回百转,时间却只一瞬。
  
  “我住哪?”尹司晨穿越了时空之门,再加上还没有完全适应这个时空,确实有些累了。
  
  “出去,直走,然后右转,第三间房。”慕容离头都不抬,只顾着手上的玉。
  
  待尹司晨走后,仲堃仪坐在从桌子的另一头坐下,一边研磨,一边盯着慕容离在烛火下俊秀的侧脸。
  
  这样就好,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仅仅只是生死兄弟,我在你后头就可以看见的地方,我是你可以依赖信任的人。我会在合适的距离,看着你娶妻生子,陪着你走完这一生。我不求进入你的心中,只希望我们之间有一份远超旁人的情谊,我永远都是你的好兄弟,仅仅只是好兄弟。
  
  借着忽明忽灭的烛火,看着认真雕玉的慕容离,心下不知为何突然柔软起来。勾起一抹不同以往的痞笑,那笑容中的宠溺和温柔好像能把人溺毙一样,但慕容离现在执着于手上的玉佩,没有看见这个笑。
  
  磨已研好,提笔,仲堃仪在纸上缓缓写下一条条计策。
  
  两个人,在同一条桌上,一个人雕玉,一个人写字。烛火忽明忽灭,照亮了多少黑暗,驱散了多少阴霾。
  
  黑暗终究袭来,他们有会何处何从。
  
  但请相信,他们一定会相互扶持,走过风雨,引来黎明。
  

ps.本章承接第五章,请大家忽略先前更得伪六章。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