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苑听风

刺客列传+终极系列

阿离成为十二时空总禁军统领
通篇狗血
主cp骁离;副cp all离
人物ooc
仲堃仪半原创
有原创人物
若有雷同,算我抄你

          第七章
  瑶光朝堂之上,慕容离穿着一身朝服,端坐在王座之上,殿下是文武百官。受着文武百官的参拜,慕容离表面上不动声色,其实心里还是有些不适应的。虽然他也是自由出入惯了各种重大场合,即使是五年前,即使宇霄还在,他依然是个可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毕竟他以前就算再怎么任性,宇家唯一的嫡系少爷,该有的修养绝不会少。
  
  但这次有些不同,慕容离不是没受过别人的礼,相反他常常受,可毕竟十二时空不同于这个时空是一个封建社会。宇家军,时空总禁军平时见到他也只是点头问好,顶多行一个战士礼,而宇家的人平时见到他也只是微微鞠躬罢了,若非犯错,是没有人会跪他的。
  
  不过,慕容离是一个合格的战士,他可以一瞬间想很多,也可以一瞬间镇定下来。此时百官以参拜完毕,大家心知肚明,此时瑶光虽未正式举行复国大典,但瑶光已经复国了。
  
  “众卿平身。”慕容离从未想过这句电视剧里的经典台词,自己也会有说的一天,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古怪感。
  
  “萧然,此番与遖宿一战,你功不可没,从今天起你便是我瑶光的上将军。”慕容离既想让萧然负责日后与魔的交战,自然要从此时就开始给他铺路。
  
  “臣诚惶诚恐。”萧然下跪谢恩。其实在他心中上将军一职,根本无关紧要。他萧然这辈子认定了慕容离,自然会对他忠心耿耿,为他马首是瞻。
  
  “起来吧。”慕容离不喜欢别人对自己下跪,从他记事开始,他无论犯了多大的错,他的父亲都不让让他下跪。他的父亲对他说,宇家的人,只有战死,没有跪生。只要他的身体里还流着宇家的血,他这一辈子除了先祖就都不许跪任何人,包括他的父亲,他的师父。
  
  “方夜,你为禁军统领,只受王室调遣。”只受王室调遣的另一层意思是只受慕容离一人调遣,毕竟瑶光王室现在只剩他一人了。
  
  “是,谢王上。”
  
  以兵器抵罪,军政一体,取消贵族封地,以军功论赏,官民平等,大兴教化。不可否认,仲堃仪昨夜给他写的谋略,条条都有利于当下的瑶光,只是触碰了一些权贵的利益。果不其然,天璇旧贵族果然出头反对,但慕容离可不是吃素的,即使天璇旧贵族再怎么不愿,这套新政也终是颁布下去了。
  
  “吾国瑶光,破而后立,而今天下平定。当有万疆来朝,天下共贺,是故三日之后,举行我瑶光的复国大典。”复国大典是次要的,重要的是,给那些想要他命的人一个机会,若不引蛇出洞,怎么一网打尽,这场大典一定热闹至极。
  
  方夜萧然和庚寅看着大大咧咧地坐在慕容离书房桌子后,啃着苹果的尹司晨,以及旁边不知把玩着手中什么东西的仲堃仪,还有抱臂依靠在书柜上庚辰。在均天大陆绝对可以算是顶尖高手的三人,头一次开始怀疑了自己的眼睛。
  
  “大哥,方夜。”庚辰可以理解他们现在的心情,毕竟当初刚知道一切的时候也是现在这样的。
  
  “庚辰!”
  
  “庚辰!”
  
  当时庚辰身受重伤,他们要说丝毫不担心是假的,只是那个时候慕容离向他们保证,庚辰非但不会有事,等他再回来的时候会有一个全新的蜕变。他们虽然不明白慕容离的意思,但对慕容离的信任依旧占据了上风,他们也就没在问。如今看着站在他们面前的庚辰,不仅解了毒,内力好似也提高了不少。
  
  “你的伤都好了吗?”虽然庚辰看起来没事,但庚寅还是不放心。他自幼便与庚辰相依为命,庚辰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亲人了,他不能让庚辰再出事。
  
  “放心吧,你家庚辰死不了。”尹司晨走到萧然他们面前,逐个打量一番,随后,不知想起了什么,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玩味的邪笑。
  
  “阁下是?”萧然看着眼前这个一身劲装的陌生男子。多年的习武经验告诉他,这个人不简单。
  
  “我,我是,”尹司晨的话才刚刚开了个头就被一直坐在桌子后面的仲堃仪给打断了。
  
  “他叫尹司晨,你们叫他尹三少就好。好心提醒一下,你们要是不想被他玩死,就最好离他远点。”仲堃仪明显成了萧然等人的目标,仲堃仪为何会在这里,仲堃仪和慕容离的关系现在整个钧天大陆都知道。
  
  “仲堃仪你怎么会在这里?”方夜最先质问道,同时萧然和庚寅也全神戒备。
  
  仲堃仪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只顾把玩着自己的血影铍克。倒是尹司晨,饶有兴趣盯着他们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在萧然身上停下了视线,走到萧然面前,他本就比萧然高,要低下头才能看到萧然的一张包子脸。在萧然惊讶的眼光里,他直接上手磋磨起了他那张包子脸。
  
  萧然看见尹司晨朝他走来,原本以为他要对自己出手,毕竟看起来他分仲堃仪的关系还不错的样子,没想到他是出手,但是却是这样的出手。萧然愣了一下,随后赶紧挣脱开尹司晨。
  
  “堃,你说我要向阿离开口,他能不能把萧然借我玩两天啊。”尹司晨任他挣脱,头也不回地对着仲堃仪问到。
  
  “能啊,只要你兼职萧然的工作。”
  
  “我怎么能撬你的活呢。”尹司晨哥俩好的拦住了仲堃仪的肩膀。
  
  “你什么意思?”仲堃仪抬头直面尹司晨,他们两个现在之间的间隔不过几只手指。
  
  “管家,医生,保姆,谋士,打手你都兼职了,当然我不介意并且非常希望你可以再兼职一下厨师。”
  
  仲堃仪看着尹司晨的脸,一抹痞笑,毫不留情地给了这人一肘。
  
  “痛痛痛痛痛,干嘛打人吗?你问庚辰我说的是不是实话。”尹司晨夸张的揉着被仲堃仪打到的地方,好像有多疼似的。
  
  “啊,呃……这,这个,”本来正在看戏的庚辰突然被点名,他看着仲堃仪和尹司晨,他发誓他在这两个人的眼中都看到了一种名为威胁的东西,他今天是必须要得罪一个人了,可是怎么办,两个人他都得罪不起啊!拜托,快来个人救救他吧。
  
  “看来你们都认识了。”或许老天真的想要救他,慕容离回来了。
  
  刚刚下朝,他就告诉方夜他们先去他的书房等他,并且庚辰回来了。同时传音,让仲堃仪和尹司晨一起到书房,他准备把一切都告诉方夜他们,毕竟他们都得知道,早些知道也好早做打算。愿不愿意跟着自己,也都有他们自己选。而他自己则去找了太傅翁彤,事实证明仲堃仪又一次猜对了,翁彤或者说翁家从始至终就都不知道天权密室的真相,和自己体内的钥匙。执家从一开始,就一直在利用翁家。
  
  “国主。”
  
  “统领。”
  
  庚辰的称呼让方夜等人都愣了一下,统领,什么统领。
  
  “庚辰,你称呼国主什么?”萧然看向庚辰。
  
  “庚辰,把一切都告诉他们吧。”慕容离对庚辰颔首。
  
  庚辰和方夜他们在解释十二时空的时候,慕容离他们也在讨论天权密室一事。
  
  {看来你猜对了,翁彤确实是不知道天权密室的事情。}
  
  {那现在翁彤就还不能死,默你可以借此然天权欠你个大人情。}
  
  {没错,威将军已经没用了,若可借此让天权欠我个人情的话,以后行事就方便很多了。}
  
  {龙霆快回来了,让他来这个时空吧。}
  
  {借龙霆之手救下太傅再合适不过了。}
  
  仲堃仪和慕容离讨论完毕后,庚辰那边也差不多完事了。庚辰已经告诉他们关于十二时空的事,不过相信短时间之内他们还有些接受困难。
  
  “阿离,把你家萧然借我玩两天呗。”尹司晨既没有加入慕容离和仲堃仪的讨论,也没有帮庚辰解释十二时空的事,他就一直看着啃着苹果,盯着萧然。
  
  “不要。”慕容离知道尹司晨爱捉弄人的毛病又犯了。
  
  “庚辰都告诉你们了,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仲堃仪看着方夜他们难以置信的神色,知道他们一时半会儿还没反应过来。
  
  “国主,”方夜犹豫地看向慕容离,他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如今的慕容离了。
  
  “不必再唤我什么国主了,唤我一声宇少就好。”毕竟还没有成为这个时空的禁卫军的一员,随庚辰一起唤他统领总是不好的。他会让方夜他们自己选择,如果想跟着他,他可以开发他们的异能,但他们也要成为一名与魔对抗的战士。若是他们不愿,自己也可以消去他们的这段记忆。
  
  “如今你们有两个选择,一是开发异能,成为这个时空的时空禁卫军的一员;二是消去你们刚刚的记忆,一切都跟以前一样,你们自己选择,无论选择什么,我都没意见。”
  
  方夜萧然庚寅三人不约而同地看了一眼对方,他们知道了对方的选择。他们认定的主子是眼前这个人,无论他是不是慕容离,无论他是谁,他们都会永远追随他的。
  
  “愿追随宇少!”
  
  “唤我统领。”看着眼前的三人,慕容离心里还是有些激动的。
  
  “统领!”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发他们的异能。”仲堃仪慵懒的声音传来,即使方夜他们已经知道了真相,但面对仲堃仪的时候还是会有一种厌恶。
  
  “你们的异能天赋均不低,庚辰是没有办法开发你们的异能的。等我忙过了这几天,我就会为你们开发异能。这几天,你们就先跟着庚辰好好的了解一下十二时空吧。”
  
  “是。”
  
  “庚辰你们先下去吧,好好叙叙旧,庚寅和方夜应该都很想你。”
  
  “是。”
  
  方夜他们离开后,慕容离看着仲堃仪和尹司晨,天权密室的事算是有线索了,可是即使保下太傅,消除了一些执明的疑心,接下来该怎办,怎样才能进去天权的密室呢。
  
  “原来执明也不是个简单的人啊。原本以为他会是个有赤子心性的人。”尹司晨抱臂依在书柜上,就像刚刚的庚辰一样。
  
  “乱世之中的帝王之家,那有什么干净的人,不过这样也好。”日后对执明也好补偿,若他真是个赤子心性的人,自己的一番算计,恐怕自己欠他的永远都还不清了。
  
  “即使保下太傅,又该怎样进入天权密室呢?”仲堃仪总是明白慕容离在想什么。
  
  “唯一的机会就是每年年尾,我们要在天权内安插一个自己人。”
  
  “让骆珉去吧。”
  
  “堃,我来之前宸告诉我了一些事情,你不如自己说出来吧。”尹司晨走到桌子边,拿起桌子上慕容离想要送给毓骁的礼物。
  
  “骆珉跟我一样。”
  
  “半魔半异能,那他的父母是谁呢?”慕容离走到尹司晨身边,夺走那块玉。
  
  “不知道。”
  
  “骁,只可惜是骁勇善战的骁,而不是凌云九霄的霄。”尹司晨看着慕容离,或者说是看着他手中的玉,嘲讽地看着他。慕容离比谁都明白,毓骁终不是宇霄,正是因为太明白,他甚至都不能自欺欺人一下子。
  
  慕容离没有理他,拿起桌上的茶壶准备给自己到一杯水,突然他到茶的手顿了一下,随后就恢复如初了。
  
  “有异能行者入府了。”
  
  “天权暗卫。”
  
  瑶光王府内,天权执明王的房中。执明看着半跪在自己面前的天权暗卫,双手紧握,紧咬住牙关。
  
  “你再说一遍。”此时的执明哪里还有平日里的混吃等死,现在的执明是一个真正的君王。
  
  “留守天权的暗卫借已被人斩杀,第一把钥匙也已经失踪。”天权暗卫并没有被现在执明身上的气势给压倒,已经是那样平静,死一般的平静。
  
  “谁有这个实力?”执明不敢相信,以如今均天大陆的实力,他不信有人可以杀的了天权暗卫。
  
  “不知道。”
  
  “第二把钥匙绝对不可以再出事,你们几个都去给我保护太傅。若是第二把钥匙再出了什么事,你们就不用活着来见本王了。”
  
  执明瘫坐在椅子上,他打开刚刚紧握的双手,刚才没发现,手心已经全是汗了,而手也在微微颤抖。他吐了几口气,脑海中思绪万千。
  
  是谁?是谁杀的暗卫?是谁拿走了钥匙?这个人一定不简单,他想要的是密室里的东西吗?不可能,父王临终前,把他叫到床榻前细细的叮嘱过他,均天大陆根本没有人有这个实力可以斩杀天权暗卫。
  
  执明从来都不是什么赤子心性的人,他不过是听从他父王的命令,在天下还没有真正乱成一团之前,自己却不出煜照山一步。他早就知道慕容离的身份,他知道自己一直等的机会来了,他可以等慕容离彻底让这天下乱起来之后再出煜照山。他在自己的可控范围内,给予慕容离权势、钱财让他有足够的资本去搅乱这天下,当然有时候他也会适当的推进一下。
  
  他有自信凭借天权的富饶以及密室的东西,天权足矣称霸中垣。可是现在有一个人夺走了天权密室的第一把钥匙,天权暗卫的实力他清楚,能从他们手上夺走钥匙并击杀他们,那个人或者那个势力绝不简单,起码现在的他绝对惹不起。
  
  第一把钥匙已经失踪了,第二把要是绝对不能在出任何事。第二把钥匙在他的老师翁彤身上,自天权的一代君侯起,翁家就一直是重臣忠臣,历代君侯的太傅也都是翁家人。其主要原因除了翁家的忠诚,更重要的就是翁家人体内脉脉相传的天权密室的第二把钥匙。
  
  执明对翁彤是有敬重的,但除了敬重,更多的是利用。翁彤现在绝对不可以出事,否则,天权王室的不传之秘就危险了。
  
  开阳乾元府内,乾元正专心致志地雕刻着手中的机关,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不用想也知是谁。毕竟,只有一人能在他的府中这样的畅通无阻。
  
  “王上来了。”来人正是开阳王——佐奕。
  
  “你又在做什么?”在乾元这里,佐奕永远都是可以做自己,而不是开阳王。
  
  “一个小玩意儿罢了。”乾元头也不抬,继续雕刻手中的机关。
  
  “艮墨池醒了。”佐奕有些好奇地摆弄着乾元桌上的各种机关。跟上次来的时候又不一样,乾元造的这些机关,到底都用到哪里去了呢。
  
  “是吗?恭喜王上离六壬传说又进了一步。”前几天佐奕带回来一个身受重伤的人,让太医院整整救治了一夜,后来乾元才知道那人叫艮墨池是八柄宝剑主人之一。
  
  “艮墨池此人太过聪明,可用而不可信。”
  
  “王上来我这里只是为了告诉我艮墨池之事吗?”
  
  “来找你下棋的。”
  
  乾元放下手中的机关,走到棋盘前,坐下。而佐奕也在他对面坐下。两人皆是棋艺高手,一盘棋下来已经是两个时辰后了。乾元险胜佐奕半子,跟以往一样。
  
  佐奕走后,乾元又拿起刚刚的机关。一阵微风,烛火微微晃动了一下。房中多了一个身披黑斗篷的人,在刚刚的那盘棋面前坐下。
  
  “艮墨池之事你如何看?”
  
  “仲堃仪自己做的。”
  
  “开阳到底还是入了他们的眼。”
  
  “你的飞隼在这个时空有些扎眼。”
  
  “他不是最擅长滑翔伞的吗。”
  
  “你对佐奕……”
  
  “毓骁要退出中垣。”
  
  “走了。”
  
  乾元自始至终都没有塔头看那人,他走之后乾元走到那盘棋前。原本是乾元所执的白子略输半子,但现在却是佐奕的黑子压了他一头。
  
  呵,宇默,但愿你别让我失望。我们之间的较量开始了,看看究竟是谁更胜一筹吧!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