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苑听风

刺客列传+终极系列

 阿离成为十二时空总禁军统领
通篇狗血
主cp骁离;副cp all离
人物ooc
仲堃仪半原创
有原创人物
若有雷同,算我抄你
             第八章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方夜他们也在仲堃仪和庚辰的帮助下完完全全了解并接受了十二时空的事情,而时空禁卫军也已挑选完毕,开始训练了。庚辰担任了主训练师的工作,而仲堃仪和尹司晨有时也会去看看。
  
  今天是瑶光的复国大典,其实按照规矩,今天还应该是慕容离的登基大典,只可惜他不是真正的慕容离,为了时空秩序以及一些列可说不可说的原因,他还是没同意方夜他们的提议。
  
  慕容离缓步登上祭台,他知道今日的大典不会太平,下面这些人有多少想要自己的命。看来不论是宇默抑或慕容离他们都有着相同的处境,表面上风光无比,暗地里却是风起云涌,招招算计,步步惊心。棋差一招,就是粉身碎骨。
  
  “吾瑶光,天佑之国也。此前虽经战乱,今向死而生,破而后立。自此离雾散去,黎明将临,故恢复我王族之名——慕容黎。”
  
  接过祭司手中的祭酒,鼻尖轻嗅。他宇默自幼上生长在宇家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若是他连食物中有毒没毒都分辨不出,他今日就不会立于此地了。
  
  “此前瑶光为天璇所占,本王流离失所,寄人篱下。本王亦如此,可想瑶光百姓有多度日艰难。但是,从今天开始,没有人可以欺负我瑶光子民。今日来的诸侯,本王想告诉你们一句话,本王必不会为难尔等。但若有犯我瑶光者——虽远必诛。”
  
  作势饮下碗中之酒,却被祭司拦下。台下诸侯,见此变故也都纷纷露出今日来意。慕容离早有准备,诸侯和瑶光兵士一时难分胜负。祭台上也有诸侯之人,虽然与魔对战并非肉搏,但宇默的格斗并不差,这几个人他并不放在眼里,不过几十招,人已被他擒伏。
  
  没想到还有一人一直蛰伏,刚刚一直并未出手,而此时则趁他不备,打算偷袭。慕容离是可以躲过去的,一个合格的战士是绝对不会轻易把自己的后背暴露给别人的。
  
  或许真是应了那句话——人算不如天算,慕容离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执明会准备来替他挡下这一箭。电光火石间,慕容离几乎全凭借本能,抓住执明,双手使力,与他互换了位置。他站在刚刚执明的位置,这支他本可躲过的暗箭伤了他。
  
  箭一入体,慕容离就暗叫不好,这箭淬了毒。他马上运转异能,把毒素存于一点,不让他扩散开来。
  
  慕容离受伤,一直在暗处的尹司晨和仲堃仪也担心至极。仲堃仪看得出来,慕容离中毒了,耽误不得。身边的尹司晨已经现身了,而他身份特殊,现身恐会引发不必要的误会。向瑶光王府瞬移,当今之计,唯有准备好解毒的所需才是关键。
  
  诸侯本就已经呈现颓势,但瑶光兵士因为慕容离受伤而有些慌乱,尹司晨一人力抗诸侯而不败,为瑶光士兵赢得了一些时间,瑶光兵士本就训练有素,很快就恢复了应有的水平,诸侯败局已定,尹司晨也不在恋战。
  
  祭台之上,执明抱着慕容离,整个人愣在那里。直到尹司晨出现,他才好像突然回过神来。
  
  “传医丞,快传医丞!”
  
  “不必。”尹司晨抱起慕容离就瞬移赶往瑶光王府,现在也顾不得什么了。他知道仲堃仪一定在瑶光王府准备好了解毒的东西。
  
  尹司晨刚刚到瑶光王府就看到了仲堃仪,仲堃仪拿出一粒不知是什么的丹药,直接给慕容离喂了下去。
  
  “他中的什么毒?”
  
  仲堃仪师从号称三绝——冷兵器、暗器、医术的林昊,除了十二时空人人皆知的暗器和冷兵器,其实他在医术上的造诣是最高的,甚至可能已经超过了他的师父。
  
  “好在不是什么难解的毒,他也在第一时间控制住了毒素。”仲堃仪搭脉完毕,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
  
  仲堃仪拿出时刻随身的银针——金针渡穴。方夜等人赶来时,仲堃仪正在用自己的异能来帮助慕容离逼出毒血。
  
  仲堃仪眉宇一凝,异能暴涨,逼进慕容离体内逼出一口毒血来,又一股异能逼进,就这样连吐了三口,毒血已尽,仲堃仪撤了异能。失去了仲堃仪的支撑,慕容离顿时无意识地瘫倒在仲堃仪的怀中。
  
  “国主的伤怎么样了?”
  
  “我已经帮他解毒了。”
  
  “那外伤呢?失血多不多?”尹司晨看着慕容离,此时的他以及没有了往日的放荡。
  
  “外伤虽重,但好在及时止血,失血并不多。”仲堃仪走到案几前,开了一副药方递给了方夜,“他这次伤的虽然不重,但也要好好静养几天,瑶光的事你们自己看着处理。这服药一日两次,为防有人做手脚,方夜这药日日由你亲自煎好。”
  
  “是。”
  
  “你也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吧。方夜萧然我们先走吧。”
  
  开阳乾元府内,乾元正在棋盘上跟那人下棋,跟以往一样,还是一袭黑斗篷披身。
  
  “慕容离的事你已经知道了吧。”
  
  “佐奕刚刚告诉我了。”
  
  “执明会是他的软肋吗?”
  
  “他不会有软肋,就算有也不是现在的你我碰的起的。”
  
  “那你今天为什么要找我?”
  
  “毓骁的生辰快到了吧。”
  
  “你什么意思?”
  
  “你说宇默会不会看在毓骁是宇霄的分身分上 ,给他过个生辰呢。”
  
  “佐奕对你的感情你不会不知道吧。”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怎样?他喜欢我是他的事,我为什么要去管别人的事情。”
  
  “你可真是绝情。”
  
  “多谢夸奖,不过自古帝王最无情。”
  
  “真难想象你爱上一个人的样子,乾元,你救我,设计他,该不会你对那个人是佐奕对你的那种感情吧。”
  
  “你的话什么时候这么多了。”
  
  “乾元,看在你救我一命的份上,我好心提醒你一句,他不是你爱得起的。”
  
  “你该走了。”
  
  来去如风,那人的速度即使在十二时空也已经算是上乘的了。看着眼前的棋盘,黑白二子,龙盘虎踞,分庭抗礼,终谁都无法在进一步。
  
  落子。
  
  陷之死地而后生,置之亡地而后存。局面豁然开朗,原来真的非死不能重生。有些时候对别人狠,不如对自己狠。
  
  他不是爱得起的,我怎会不知。只是一个在黑暗中独自行走太久,总是格外向往那一点点的温暖,即使知道那是飞蛾扑火,可还是不由自主的去追寻那一丁点温暖。因为一个人,真的太冷了。
  
  你在我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候来到我的身边,传授我武功,教会我机关术。我原本以为你带我终究是与众不同的,可是,原来我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替身。若是我没这张脸,没有这双与他相似的眉眼,以你的性子,当年是绝对不会救我的。
  
  寂玄,你真是一个残忍至温柔,温柔到残忍的一个人。
  
  浮玉山以南有一片竹林,清风扫过,竹林轻轻摇曳,发出有节奏的鸣响,就像美妙的乐音盈盈飘来。竹林中有一草亭,虽算不上精美,甚至有些简陋,但与这竹林却是匹配至极。草亭上有一块饱经风霜以至于有些残旧的匾——不道亭,字迹遒劲有力,龙飞凤舞,想来应该某位大家留下的墨宝吧。而不道二字,应该是出自于老子的《道德经》:道可道,非常道,心有道而不道。
  
  一拢白衣,玄纹云袖,席地而坐,一男子低垂着眼脸,沉浸在自己营造的世界里,修长而优美的手指若行云流水般舞弄着琴弦,长长的睫毛在那俊美脸上,形成了诱惑的弧度,人随音而动,偶尔抬起的头,让人呼吸一紧,好一张翩若惊鸿的脸!只是那双眼中忽闪而逝的某中东西,让人抓不住,却想窥视,不知不觉间人已经被吸引,与音与人,一同沉醉。
  
  却被那片耀眼的美丽所震撼。阳光打在琴儿身上,渡上一层金色的光晕,他微仰着头,神色静宁而安详,嘴角弯成微笑的弧度,一只手搭在支起的腿上,动作自然而潇洒,就像美型的王子,那样优雅而充满阳光。
  
  立在一旁的暗卫,虽已见过无数次他的容貌,但还是无法适应,每次见都会被蛊惑一下。
  
  “说。”
  
  暗卫被这声音惊回了神,再也不敢耽误,把一切都细细禀报。
  
  “叮……”暗卫说道瑶光复国大典上,瑶光国主慕容离遇刺受伤的时候,一直飘荡在竹林中的琴音顿时停下了。
  
  寂玄看了看断弦,又看了看自己指腹上的小伤口,叹了口气,挥手让暗卫下去。
  
  天权,以你的聪慧应该知道了一切吧。天权与魔界的交易,天权密室的东西,三把钥匙,这一切你都应该猜到了。九羽花,你追查多年的东西,如今就在你的眼前,你一定不会放过这唯一的线索吧。
  
  遖宿,宇霄在十二时空没有任何的分身,这个毓骁出现的太过于巧合了。相似的名字,相似的性格,甚至沙场对饮,战场离别,这一切都好像是有人在操控。就好像,有人想要再现当兵你与宇霄的结局。这么明显的事情,你不会发现不了,可你还是这么做了,是还抱着一些幻想吗?你为什么就不愿意接受他已经死了的事实呢?被魔君亲手摧毁原位异能,又怎么可能在活下来呢?
  
  开阳,乾元啊乾元,我曾告诉过你,不要对我动心。可一向听话的你,这次好像并没有听我的话。以夜宸的手段,应该查到你的身份了,不知道他怎会怎么做呢?
  
  小默,这场局早在28年前就布下来了。这局棋快要开始了,我们和宇家夜家尹家甚至就连十二时空都只是棋盘上的一子罢了。
  
  这盘棋,我们谁都躲不过。
  
  这盘棋,终究开始了。
  
  这盘棋,真大。

评论(10)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