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苑听风

白玉堂黑化 第一章

被朋友推荐看了SCI谜案集,瞬间路转粉,又补了原著。看了很多同人,不太明白只有黑化展昭而没有白玉堂黑化的。我其实蛮喜欢看黑化白玉堂的,但找了好久都没找到,所以只好自己动笔了。

本文黑化白玉堂,cp不定或者可以当无cp看

本文我重置了一下时间线,之后文里会详细讲述,另外本文不涉及上一代的事情,毕竟耳雅的坑还没有填。

另外本文会出想一些较脱离现实的情节,而且全文大背景可以算是半架空。

除了展昭和白玉堂的cp不定之外,其余cp跟原著一样

白锦堂是大哥,不是大姐

赵爵和展昭等人的能力也许会稍弱化,或者说原创人物的能力会强化

原著归耳雅,ooc归我

  六月的天气就是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前一秒还下着雨,下一秒就立刻艳阳高照了。
  
  自从洛天正式加入SCI以来,整个SCI就闲的种蘑菇了。这种情况好也不好,好在社会安定和谐,不好在对于SCI的大家来说无聊啊。
  
  “展教授。”是赵虎。
  
  “你那个朋友怎么样了?”展昭听见赵虎喊他,就把手里的书放下,向刚刚把雨伞放下的赵虎问到。
  
  “嗯,基本都是外伤,没什么大事,估计半个月后就能出院了。”
  
  赵虎最近遇到了点事儿,他一个从小玩到大的兄弟的妹妹被几个富二代给轮 奸了,他从小就父母双亡跟妹妹相依为命,他知道这件事以后二话不说拿着一块从那个工地捡的板砖,打听到几个富二代平时经常去玩的酒吧,等了几天等到他们去酒吧玩的时候,上去就是几下子给他们全都开了瓢。那几个富二代出来玩随身也带着几个保镖,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赵虎那朋友也不是什么高手,几个回合就被放到还被暴打一顿,伤的不轻,后来还是一边看热闹的路人打120给送进医院了。
  
  “有点事儿想麻烦你一下。”
  
  “什么事?”
  
  “是慧慧的事。”
  
  赵虎口中的慧慧不是别人,就是那个被几个富二代给轮 奸的小姑娘。她本名叫周慧,哥哥叫周峰,他们的父母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因为一场意外去世了,都是靠着奶奶微薄的退休金和好心人的资助长大的,他们奶奶几年前也去世了。周慧很聪明考上了S市重点艺术学院学美术,而周峰则是上完小学后就出来打工,供妹妹上学。都知道美术学院是一个类似于钞票焚烧炉的地方,再加上要在S市这种国际大都市生活,兄妹俩即使一个月在节省,生活境况依旧是举步维艰,还好周慧考上了奖学金,让周峰的压力小了不少,再加上平时出去勤工俭学,兄妹俩一个月倒也还能撑下来。
  
  可坏就坏在了勤工俭学上面,周慧是一个很单纯好骗的小姑娘,她想要多挣一点钱来让哥哥的负担没有那么重,后来不知道是谁居然把她介绍到了酒吧去打工,就是那几个富二代常去的酒吧。
  
  再然后就是几个富二代看上了周慧,但周慧不从,于是就给她下了药。
  
  “你想让我去给她做一个心理疏导。”展昭很容易就猜到了赵虎的意图。
  
  “嗯,刚刚我去看峰子的时候听他说慧慧最近不太好,他怕慧慧一时想不开,做什么傻事。他从照顾他的护士口中听说嘴里听说最好给慧慧找个心理医生做个心理疏导什么的。可展博士你也知道现在的心理医生都是按小时收费,一小时好几百块钱,还不一定有效果。连他的医药费都是我先给他垫上的,之后他还要打官司。他知道我是SCI的人所以想问你如果方便的话可不可以帮慧慧做个心理疏导。”
  
  “好啊,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事。”展昭答应了下来,看了一眼四周,发现白玉堂不知道哪去了。
  
  “小白人呢?”
  
  白驰道:“嗯,白sir刚刚好像接到个电话就出去了。”
  
  说曹操曹操到,白驰刚说完白玉堂就打着电话从外面回来了,语气听着好像有些不耐烦了。
  
  “放心吧,现在后悔了,好好好,别唠叨了。”
  
  “小白你现在有事吗?”看见白玉堂挂掉了电话,展昭问道。
  
  “能有什么事,种蘑菇啊?”
  
  “你送我去趟医院吧。”
  
  “好啊,你等会儿。”白玉堂说完就就进自己的办公室拿车钥匙去了。
  
  “展教授我就不跟你们一起去了,刚刚齐乐打电话给我,约我一会儿去约会。”赵虎看了一眼手机对展昭说道,“峰子在中心医院住院部803,慧慧也在那照顾他呢。”
  
  “好。”
  
  中心医院里警察局二十多分钟左右的车程,自从上了车之后白玉堂就没开口说话,展昭看了一眼白玉堂,突然问道:“刚刚是谁给你打电话,你现在很烦。”
  
  “是我的一个朋友,他跟他弟弟吵架,他弟弟一怒之下离家出走,问是不是在我这。这对兄弟呀,就不能消停一段时间吗?”
  
  提起这个白玉堂就觉得太阳穴直突突,他怎么以前没发现他那么能唠叨呢。
  
  “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样一对兄弟朋友?”
  
  展昭看向旁边正在开车的白玉堂,他们从小一起长大,除了他出国的那几年,其余时间他们基本上都是黏在一起的,没理由白玉堂又怎么一对关系明显不错的兄弟朋友他不知道啊。
  
  “他们之前一直在国外呢,最近才回国。这已经是他第三次离家出走了,希望别真到我这来呀。”
  
  “你好像很不想让你那个朋友弟弟来找你,但你知道他有很大的可能会来找你。”
  
  “猫儿,如果他真的来找我,我希望你们能保持距离。”
  
  白玉堂很认真很严肃的对展昭说了这句话。
  
  “为什么?”展昭有些疑惑不解。
  
  “他不是很喜欢心理学以及心理学家。”
  
  “他有心理疾病吗?”
  
  “没有,总之如果他真的来了的话,你们就尽量保持一些距离吧。”
  
  “我到有点想快点见到他了。”
  
  “相信我,你不想的。”
  
  展昭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白玉堂,刚刚他说那句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展昭敏感的感觉到白玉堂的语气不太对,好像是是在压抑着什么。
  
  “到了,你先上去吧,我去停车。”
  
  白玉堂把车开到中心医院的门口让展昭先下车,而自己则去停车场停车。
  
  白玉堂把车停在停车场里较为显眼的位置,看着一个穿着普通蓝色T恤,黑色牛仔裤和运动鞋的大学生样子的人在自己的车前蹲下去系鞋带,从副驾驶座前的抽屉拿出了一双手套和一个手机,带上手套用手机发了一条短信,随后把手机里的sim卡卸了下来。
  
  白玉堂把手机放回原位下车锁好车门,正好那个刚刚系鞋带的大学生也站起来了,可能是因为蹲久了突然站起来一时有点眼前发黑,不小心撞到了正往出走的白玉堂,他笑着说了句对不起就走了,白玉堂也跟着出了停车场。
  
  展昭向护士打听到了803的准确位置,那是一间四人病房,四张病床上都有人,而周峰的床位就在最靠里接近窗户的位置。
  
  “你好,我是展昭。”
  
  周峰听到声音收回看着窗外的眼睛,他是一个看上去就很普通的人,一张平平无奇的脸,被晒成健康蜜色的皮肤,一身看起来挺结实的肌肉。他看上去有些憔悴,眼睛下方也有着黑眼圈,眼睛里都血丝,不难看出他已经很久都没有睡好觉了。
  
  “你好你好,你就是展博士吧,我经常听虎子说起你,说你是一个很厉害的心理学家,没想到这么年轻,我叫周峰。”
  
  周峰看上去很紧张,他右腿骨折被吊了起来,看到展昭他下意识的想要起身,结果一不小牵动了伤口头疼的躺回了病床上。
  
  “你好,是赵虎让我来看看你妹妹的,”
  
  展昭的话还没说完,就让周峰给打断了,“她出去倒垃圾去了,您如果想要找他的话可以去医院后面湖边的小亭子里,那一般没什么人。”
  
  展昭当然明白周峰的意思,病房里人多口杂的,总不好让所有人都知道周慧被轮 奸的事吧。
  
  “好,一会儿我一个同事也会来看你。”
  
  “我会告诉他去找你的。”
  
  不得不说那个小亭子确实挺清净的,也挺不好找,展昭一路上遇到好几个医生护士才找到。
  
  展昭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亭子里缠着一身蓝色运动服手上拿着一块怀表的女孩,应该就是周慧了。
  
  “你好,我是展昭。”
  
  展昭走上前去打了一声招呼,周慧好像是没想到会有人,看起来被吓了一跳,下意识握紧了手里的怀表。
  
  不得不说,虽然是同一个爹妈生的,但是周慧和周峰长得真的不是很像,周慧身材娇小,皮肤白皙,虽说不上是什么绝代佳人,但也算是个小家碧玉,而且给人的感觉很舒服。
  
  不过,周慧现在的状况看起来不是很好,脸色惨白,双眼跟他哥哥一样布满血丝,看上去比他哥哥憔悴很多。当看到展昭的时候,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我,我听虎子哥跟我提过你,是我哥哥让你来这找我的吧。”
  
  周慧好像很害怕展昭,始终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同时手里握着怀表的力气越来越大,现在唯一能给她一些安全感的就是这块怀表,或者说是送给她这块怀表的人。
  
  “是啊,我们坐下聊,别老一直站着了。”
  
  展昭快速的瞄了一眼周慧手中的怀表,就是很普通的几十块钱的怀表,不过怀表里有一张照片。
  
  “好。”
  
  周慧本来打算坐的离展昭远一点,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深呼吸一口气,最后还是坐到了展昭的身边。
  
  展昭有些意外的看着周慧,看来她的情况不是很糟糕,起码她自己已经克服了很多了。
  
  白玉堂到803病房的时候,病房里就剩下周峰和一个中年人,其他两个人不知道是去检查还是散步去了。
  
  “你好,你就是白sir。”
  
  周峰原本正在看书,看到白玉堂进来后立刻就把书放在一边。
  
  “白玉堂。”
  
  白玉堂扫了一眼周峰放在一边的书,是讲法律的,旁边还有好几本讲法律的书和一本新华字典,看起来都很新。
  
  “要学法律吗?”
  
  “不是,这是因为为我小妹的事,所以才临时抱佛脚的,不过很多字都不认识,要翻字典。”
  
  白玉堂记得赵虎以前说过,周峰就上到小学六年级就出来打工了,所以文化知识有限。
  
  “你是要找展博士吗?他应该在医院后面的小亭子里呢,跟我小妹在一起呢。”
  
  “他做心理疏导,我就不去掺和了。”白玉堂道。
  
  “听虎子说展博士可是心理学的权威,希望能让小妹心里好受些。”
  
  周峰放在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了,他拿起来看了一眼就赶紧接了起来。
  
  “喂,是,嗯嗯,好,谢谢张律师,麻烦您了。”
  
  整个对话十分短小,白玉堂猜到应该是周峰请来的打官司的律师的电话。不过让他有些诧异的是周峰居然请了律师,要知道他的医药费都是赵虎先帮忙垫付的。
  
  “这个张律师真是好人,听说了小妹的事情就主动免费帮我们打官司。”
  
  白玉堂的手机响了一下,是短信,他看了一眼,没有号码显示。
  
  “我出去打个电话。”
  
  白玉堂走到楼梯间里发了一条短信,随后就出来了,他特意避开了医院所有的摄像头,去了天台。
  
  穿着护工服的男子打开天台的门后,明没有看见他跟了一路的人,他立刻意识到自己是被发现了,想要咬破是先准备好放在后槽牙的毒药,给自己个痛快,只可惜他没如愿。
  
  听到背后有破空声,他下意识的往旁边一闪,躲过了‘暗器’,是一块石头。
  
  他抬头就看见了站在天台门前边的白玉堂,他右腿半屈抵着后面的门,右手上还用一种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转着一把手术刀。
  
  他摆出防御的姿势,谨慎的提防着眼前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他头一次明白了什么叫气势上的碾压,明明白玉堂什么也没做,只是在哪低头玩着手术刀,却让他连动一下自杀的勇气都没有。正巧这时候一阵风吹过,他才发现自己已经流了一身的冷汗了。
  
  白玉堂终于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人,然后又低头玩玩他的手术刀去了。
  
  “过来。”
  
  端的是一副命令的语气。
  
  他下意识的按照白玉堂的话向他的面前,直到看到白玉堂的眼睛他才反应过来,想要离开但是很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白玉堂停下了手中玩着手术刀的动作,看着眼前的刚刚在地下车库故意撞了他一下的哪个大学生打扮的人。
  
  “转过去。”
  
  乖乖的听话转了个身,背对着白玉堂。
  
  白玉堂靠近他的耳边,低声的说了一句话,一向冷峻的脸上难得好像温柔了几分,残酷的温柔,让人心惊。
  
  反握住的手术刀,快速而精准的划过那人的咽喉,喷溅而出的血液没有一滴溅在了白玉堂的身上,但他还是一脸嫌恶的样子。
  
  白玉堂拿出手机,退下里面的sim卡,然后拿出刚刚从车上抽屉里的手机上卸下的sim卡安上去,给刚刚那个给他发短信的无显示号码发了一条短信,很简洁,四个字——过来收尸。
  
  随后卸下sim卡,随手扔在了地上,安装上了原本的sim卡。
  
  白玉堂闻着空气中的血腥味,皱了皱眉。这就是他为什么不喜欢张轩杀人手法的原因,不仅毫无美感,还容易粘上血,更不好闻。相较于这种简单粗暴的手法,他更喜欢像创造一件艺术品一样来慢慢精心地创造一具尸体,让他们以最美丽,最血腥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
  
  最后看了一眼尸体,随后就快步离开了天台,离开天台的时候恰巧跟一名穿着白大褂的看上去50多岁的男医生擦肩而过。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