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苑听风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all裘振)

                                      第一章

  尘世有国,名曰钧天,立国三百二十八年。国主啟昆,登位十六载,均天国势渐微,诸侯并起。
  
  天权,依昱照山天险,自成一派,偏安西境,物厚而财丰,少于他国往来。
  
  北境之天枢,盛产良驹、精铁,枢人善机巧筑建之术,后纳开阳于其版图。
  
  东南之天玑,奉巫仪、重农耕,风俗自成一体,得玉衡归附。
  
  唯西南之天璇,马强而人壮,新王等位数载,开疆拓土之势渐盛。
  
  世间鲜有人知,越支山以西、雾澜江以南,另有一国名为遖宿,此国因地形之势,不与他国通人烟,故世人亦难窥其真容。
  
  钧天三百三十年,遖宿立国,四国以打赏属国规制贺遖宿自立。遖宿王毓埥雄心壮志,意欲一统中原,遂以天璇国礼死亡,瞧不起遖宿为由,攻打天璇。遖宿佯败,让其余三国放松警惕。
  
  然,遖宿佯败后攻打天玑。天玑先被天枢与天璇联合算计,粮食减产六成。正至这等焦急之时,遖宿向天玑发兵,天玑内忧外患,危矣!
  
  其余三国恐唇亡齿寒,遂天璇副相公孙钤、天权兰台令慕容离、天玑上将军齐之侃、天枢上大夫仲堃仪与瑶光旧址浮玉山联盟,后世称其为“浮玉会盟”。天璇出百万大军,天权出粮草军饷,天枢出战马精铁,天玑上将军节制四国兵马。
  
  嘉陵郡,自古兵家必争之地,东接天枢、南邻天璇、北靠天枢。遖宿大军和四国联军数次交战,输赢参半。嘉陵郡正是关键,故四国联军与遖宿大军均都压上八成兵马。若赢,则遖宿元气大伤,退后越支山,四国依旧各居一方;若败,则四国亡,遖宿王毓埥一通天下。
  
  嘉陵郡将军府内的气氛是压抑的,也对,毕竟遖宿军以围城七日有余。将军府今几日总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下人们做事愈发轻手轻脚,他们是在是不得不如此提心吊胆,生怕下一刻就触了那几位大人物的霉头。
  
  将军府正堂内有八个人,八个搅弄当今天下风云的人物。而他们此时却都眉头紧皱看着堂中央的战图。(执明:本王才没有皱眉头,本王只是听不懂他们在讲什么。慕容离:……)
  
  “齐将军,遖宿军以围城七日有余,他们应该是想断了我们的粮草。昨日更有探子潜入城中散布谣言,虽谣言被压了下来,但城内的百姓多多少少还是受了谣言的影响。齐将军,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敢问齐将军可有破敌之法?”黄袍黑衣,面容俊秀,他就是天枢国上大夫仲堃仪。
  
  “退敌之法?你想让我想什么退敌之法?我四国联军虽号称百万,但其实算上伙夫也不过七十万人,而遖宿大军却足足用九十万人。更何况他们布下的阵法攻守兼备,营帐布置的方位乍看杂乱无方,其实暗含八卦方位,牵一发而动全身。若要破阵,则必须找到阵眼一举攻之,否则只是自添伤亡。若按常理来说,阵眼乃重中之重,应用重兵把守,可据我所看并无可疑之处,换防得宜,且兵力分布也均匀的很。可见毓埥身边有高人指点。”一直站在战图前的一位身穿铠甲的少年将军听到仲堃仪的话,转过身来略带讽刺地说道。若不是仲堃仪想出什么劳什子的以商抑农的计策,导致天玑元气大伤,四国与遖宿的平衡怎么会被打破,他们现在又怎么会坐在嘉陵郡将军府的大堂上。若不是四国已经联盟,齐之侃一定会砍了仲堃仪的。没错,这个身穿银白战甲的少年将军就是被人称为战星转世的齐之侃。仲堃仪自知理亏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若是仲堃仪早早知道他会为遖宿做嫁衣裳,他当时肯定不会跟天玑通商,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
  
  “齐将军可寻到阵眼了?”仲堃仪身旁坐着的一位身穿蓝衣,举手投足间都给人以一种翩翩君子的感觉的人正是天璇副相公孙钤。公孙钤可能是觉得仲堃仪和齐之侃之间的气氛太尴尬了,所以出口缓解一下气氛,毕竟现在大家都是盟友,以后要常常相处的。
  
  齐之侃:“想要寻找阵眼就必须要让整个阵法启动,而让整个阵法启动的代价是两万士兵。”
  
  “所以,若是想要找到阵眼就要两万人去送死。”说话的人一袭红衣,手持竹箫,如谪仙一般的人正是天权兰台令也就是前瑶光王子慕容离。
  
  齐之侃:“所以,我现在在努力找阵眼。”
  
  “裘振。”坐在公孙钤身边的人一袭紫衣,面容俊美但神色憔悴的人是天璇的王上陵光。
  
  “王上,你在说什么?”坐在陵光身边的公孙钤听见自家王上好像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但是没有听清楚。而陵光却是笑着摇了摇头。
  
  “报。”正在此时一个小厮急急忙忙跑到大堂。
  
  “什么事?”齐之侃在战图前仔细看了许久才稍微有点思绪,但却被这个小厮给打断了。语气难免有些不善。
  
  “将军府外有人求见齐将军。”小厮其实也不愿来通报,只是外面那位看起来更可怕。
  
  “见我?谁?”齐之侃一头雾水,这个时候要见他的,难道是……
  
  “那人只让小人把这块玉佩呈给齐将军,那人说齐将军看了便明白。”小厮双手呈上了一块玉佩。
  
  齐之侃一看到那块玉佩脸色就有些变了。“快让那人进来!”语气不免带点焦急,这个时候他要见自己,一定是跟阿振有关。
  
  “齐之侃,祁冥夜在你这吗?”不见其人,先闻其声。
  
  听到他的话,齐之侃心中一凛:果然是跟阿振有关。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