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苑听风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all裘振)

                              第二章
  烛火跳动,发出毕剥声响,昏黄非灯光八九营帐渲染得朦胧,齐之侃坐在营帐中表面上是在认真的看着面前桌上的阵法图,其实心里欲哭无泪地控诉着那个此时正鸠占鹊巢躺在他床榻上的人。
  
  “可是阿振出了什么事?”齐之侃见他一身风尘,就知道他肯定是日月兼程赶来此处的,他刚刚远远地就问到祁冥夜,想来也应该是他出了什么事。
  
  “祁冥夜可在你这儿?”来人身着一袭黑色劲装,一脸风尘却也掩盖不了他俊秀的容颜,右手上提着一把三尺青锋,剑未出鞘却也能感受到它的冷冽煞气。此时这个黑衣男子正一脸急切看向齐之侃。
  
  “宇默,你给我把话说清楚,阿振怎么了?”齐之侃也急切看向黑衣男子。大堂上其余的人也都脸色微变,蹇兵他们是因为从未见过这样的齐之侃,他们认识的齐之侃向来都是杀伐果断不易近人的玉面修罗。而慕容离仲堃仪他们则是因为黑衣男子。宇默,这个名字久居朝堂的君王们或许不知,但他们可都知晓。这个宇默年少成名,在江湖上是赫赫有名的杀手,据说只要是被他盯上的目标绝不会见到第二天的太阳,又引其极擅轻功,杀人夺命几乎只在一瞬之间,久而久之江湖上的人就送给了他一个血影的名头,有一段时间江湖上几乎是只要听到血影的名号就抖上三抖。只是四年前,不知为什么血影竟甘愿敛翅追随当今天下第一名医——安辰逸。从此血影的剑就再也没有出鞘过,也在没有人见过血影杀人,但血影在江湖上的名声可没有随着他的退隐而消失。慕容离他们惊讶的原因除了因为宇默的身份,更是因为自四年前血影就几乎没有离开过江湖人称邪医的安辰逸,而安辰逸有常年居于西域。听刚刚宇默和齐之侃的对话好像是他再找一个人,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人有什么大面子。就可劳得昔日天下第一杀手血影亲自寻找。
  
  宇默:“四日前,祁冥夜失踪了。公子推测他定是来了你这,赶紧让我日夜兼程赶来寻他,半个月后还有再行一次针即可。”
  
  齐之侃:“他没来我这儿。马上就是那人的……也难怪阿振不辞而别。”
  
  宇默:“那你可知他会去哪?”
  
  齐之侃好一会儿没说话,低头好像是在细细思索什么,过了一会儿,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对宇默说:“天玑,云蔚泽。”
  
  “什么?”宇默疑惑。
  
  齐之侃解释道:“几年前,师叔带他二人来寻父亲切磋时,他们也随师叔一同前来,当时我们在云蔚泽帮住了半年。那半年我们我几乎天天都去云蔚泽旁练功比武,所以若是阿振这的来了天玑,那么他一定云蔚泽。”
  
  “好。”宇默本来转身欲走,但在转身时看到了大堂中央挂着的阵法图,“这布阵手法好熟悉,好像在哪见过?”
  
  齐之侃听到这话,赶紧走到宇默旁边问道:“你也觉得熟悉?”
  
  宇默:“感觉在哪看过?”
  
  齐之侃:“我也是,但我总觉得很…很…”齐之侃支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一个确切可以形容自己这种感觉的词语。
  
  宇默瞥了他一眼:“别扭。”
  
  齐之侃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对,别扭,这布阵手法明显出自于两个人,只是毓埥将这两个阵法结合在一起了。关键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很熟悉。”
  
  陵光双眼死死的盯着阵法图,嘴里小声嘀咕道:“裘振,是你吗?”
  
  “裘振?”宇默昔日不愧是天下第一杀手,果然耳聪目明陵光那么小得声音,而且还有他隔了五六步的距离。而当宇默听到陵光的话时,立即跟齐之侃对视了一眼。
  
  “你不是要去找阿振吗?快去吧,免得一会儿他又走了,如果半个月内你没办法找到阿振的话,你家公子的努力就付诸东流了。”宇默本想说些什么,但当听到齐之侃的最后一句话时就深深地看了一眼阵法图,随后就飞身离开了,众人又不禁惊叹,果然不愧是曾经的天下第一杀手。齐之侃看着宇默早已不见的身影,心里暗叹一声,果然,情字害人。随机却又自嘲一笑,我又有什么资格说他呢?
  
  “报。”正当齐之侃打算告诉陵光他们自己的发现,可正当这时又有一个小厮来报。
  
  “又有什么事?”齐之侃的语气自算不得好。
  
  “外面有一人求见齐将军。”小厮不懂今日齐将军到底怎么这么受欢迎了。
  
  其实连齐之侃自己都不知道,今天自己到底是哪里受到了那几个人的‘喜欢’,“这次又是谁?”
  
  小厮咽了咽口水,双手又一次呈上了一块玉佩。
  
  齐之侃看到这块玉佩,脸色猛然就变了。蹇兵他们觉得他们在齐之侃的脸上出现了一种欲哭无泪的表情。
  
  “小齐可是不欢迎我?”那人施施然走来。
  
  齐之侃看着他越走越近,心中只有只有一句话:吾命休矣!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