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苑听风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all裘振)

           第三章
  那人施施然走来,一袭黑衣,嘴角上挑,端的是一副翩翩君子模样。
  
  “小齐可是不欢迎我?”那人好笑的看着眼前大有吾命休矣的架势的战神齐之侃。
  
  “我只是在想我若现在去追宇默可还赶得及?”齐之侃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了解齐之侃的人都可以看出他其实是很想让眼前这人留下的。齐之侃确实很希望他可以留下,毕竟现在的齐之侃是他自认为最优秀、最耀眼、最能配得上的眼前这人的齐之侃。
  
  “以宇默的轻功此时恐怕已经出城了,你若是现在出城肯定是赶不上的,而且你以为宇默会信吗?”他笑眼盈盈的看着脸色已经由青转为黑的齐之侃。
  
  “裘,裘振!”齐之侃本来还想反驳说些什么的,但刚要说话就被自从进将军府就一直一言未发的陵光给打断了。
  
  “小齐告诉你的?”虽然是问陵光,但目光却一直看着齐之侃。
  
  “哦,阿振给你介绍一下。这事天权王——执明。旁边这位是天权兰台令——慕容离。”齐之侃没有发现在他介绍慕容离的时候他与慕容离的目光均闪过几丝异样,“天权王,这是我的师兄——祁冥夜。”齐之侃这才意识到他们刚才只顾叙旧,竟有些忘了现在的场合,齐之侃听到陵光的话才想起,他应该在场众人介绍一下祁冥夜。只是齐之侃确并没有先介绍陵光,而是按顺序先介绍执明的。祁冥夜听到齐之侃的话也只是微微拱了拱手,好在执明也不是在意这些虚礼的人。
  
  “这是天枢王——孟章。旁边这位是天枢上大夫——仲堃仪。”
  
  “这是天玑王——蹇兵。”齐之侃依次介绍,祁冥夜也都只是拱了拱手,执明和孟章也就算了,他们一个本就是不在乎这些虚礼,而孟章,说句实话,平时在天枢国内也被三大家族给无礼惯了。眼前这人虽也是只像三大家族一样,但孟章可以感觉到,他并没有瞧不起自己,他只是跟执明一样单纯的讨厌这些虚礼罢了。但蹇兵不一样,蹇兵12岁被立为世子后,身边的人对他那个不是恭恭敬敬,唯独齐之侃是个例外,他不喜欢齐之侃向他行君臣之礼,是因为他对齐之侃那一份无法宣之于口的禁忌之情。蹇兵其实并不是想要祁冥夜向他行君臣之礼,他只是不喜欢齐之侃对祁冥夜的不同,别人或许没有发现,但蹇兵又怎会没有发现那份齐之侃特有的温柔呢?他之前不也正是沦陷在这种温柔里吗?只是,自从齐之侃了解了他的身份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感受到过这份温柔了。如今,他再一次见到这种特属于齐之侃的温柔时却是因为另一个人,蹇兵自认不是大度之人,喜欢的人因为另一个人而露出自己求而不得的温柔,这如何让他不嫉妒呢。
  
  “这位,这位,这位就是天璇王——陵光。旁边这位是天璇副相——公孙钤。”齐之侃介绍陵光的时候明显的犹豫了,好像在顾忌什么。而祁冥夜听到齐之侃的话,却一反常态对陵光行了一个标准的天璇臣子礼数。四国虽是异国同源,但一些礼数和一些风俗地貌却是各不相同,祁冥夜先前对三国国君只行普通之礼,但却对陵光行君臣之礼,这莫不是在代表他是天璇臣子。仲堃仪他们都不不自觉地皱起眉头,现在四国虽是联盟,但却同床异梦,各有各的算盘。在场的都是聪明人,从刚刚齐之侃和祁冥夜的对话中就可以知道,宇默找的可不就是祁冥夜,而宇默刚刚还提到‘公子’二字,当今世上能让宇默称一声公子的也就只有‘邪医’安辰逸了。可见此人绝不简单,更何况刚刚齐之侃介绍祁冥夜为他的师兄,众人虽不知齐之侃师从何人,但可培养出齐之侃这样百年难得一遇的将才之人定不是普通人。就算这个祁冥夜胸无点墨,光是他所牵扯的势力也足够强大,此等人物,怎可不结交,仲堃仪本打算待一会议事结束后,就去拜访一下祁冥夜,即使不能他归顺天枢也至少不要让他成为天枢的敌人。其实仲堃仪并没有真正想过可以说服祁冥夜为天枢效力,因为仅仅从刚才,仲堃仪就可以看出此人绝非普通人,他听到齐之侃介绍祁冥夜是自己的师兄时,他确实有些担心,祁冥夜会不会因为齐之侃的缘故而效力天玑。天玑已经有齐之侃这个战神了,若是祁冥夜也归顺天玑,那估计打完遖宿,天玑就会剑指天枢了。可刚刚他并未向蹇兵行君臣之礼,而齐之侃也没有要将祁冥夜引荐给蹇兵的意思,这让仲堃仪松了口气。可下一刻他的心就又提起来了,祁冥夜竟然向陵光行了君臣大礼,要知道天璇虽不及天权富裕,但也不遑多让,更何况若轮兵力四国之中天璇当属第一,之前之所以会中了遖宿的机,不过是因为天璇无人可领兵罢了,若祁冥夜真的有意效力于天璇,恐怕天璇的国力就会又上一阶梯了。仲堃仪看着齐之侃越皱越深的眉头,心里不由地暗叹一口气,齐将军果然也是担心的。
  
  仲堃仪不知,齐之侃确实担心,但担心的却不是祁冥夜有可能要效力天璇,他太了解祁冥夜了,他知道祁冥夜之所以会向陵光行君臣大礼,不过是因为裘老将军罢了,或许…多多少少也有一些那人的原因。他担心的是,祁冥夜若是见到陵光会不会又想起他,不可否认,陵光与那人却有三分相像,又都喜着紫衣,恐怕祁冥夜会将陵光那人的替身,可那人毕竟已经死了,这样伤了陵光更伤了自己。果不其然在祁冥夜第一眼见到陵光时就有片刻的恍惚,虽然在场众人都没有发现,但这又怎能瞒过从小一同长大的齐之侃的眼睛呢。
  
  祁冥夜也不管旁人是怎么想的,只见祁冥夜行完礼后自顾自地起身,恰好忽略了陵光想要扶他起身的双手。
  
  “这是裘振向你行的君臣之礼,而非祁冥夜。”
  
  “裘振,你说什么?”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