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苑听风

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all裘振)

                        第五章
     “在想什么?”祁冥夜刚起来就看到齐之侃对着前面的空气发呆。祁冥夜下床伸了个懒腰,四天四夜的日夜兼程即使是祁冥夜也有些坚持不住。早先在大堂上提着一口气,结果一到齐之侃的营帐,上眼皮就开始和下眼皮打架。
  
  “在想阵法。”齐之侃听到祁冥夜的话才回过神来,赶紧编了一个借口。
  
  “有什么想法?”祁冥夜自然看出来了,但也不说破,只顺着他的话往下说。
  
  “如今我虽已知道,这阵法有很大一部分是出自你手,但毓埥到也真不是普通人。你的阵法攻击力强,注重的是轻、奇、巧,但防御力却大幅度地减少。而毓埥明显是发现了你这个阵法的弱点,所以他布的阵比起你的则笨重了许多,但防御能力很强,正好弥补了你阵法的弱点。这两个阵法一攻一防,相辅相成,而且毓埥更是在其中加入了五行八卦,想要破阵还真是不容易。”虽然不知齐之侃之前在想什么,但只要一谈及军事,他马上就成了那个不近人情的玉面修罗。
  
  “毓埥不通五行八卦。”祁冥夜看着齐之侃说道。
  
  齐之侃大惊道:“什么?这依这阵法和营帐布置的方位和手法来看,分明就是一个精通此道且造诣颇深的人。而且可以把两个几乎南辕北辙阵法如此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可见此人不仅精通五行八卦更是个行军布阵的好手。”
  
  祁冥夜说道:“所以说毓埥身边有高人,他不仅精通五行八卦和行军布阵,更加可怕的是他很了解我们。”
  
  齐之侃恍然大悟道:“难怪他可以在既不损失你阵法的优势之下,再加入防守阵型,攻守相辅,堪称完美。而且他会略微地修改了你的阵法,难怪我第一眼看到阵图的时候会觉得既陌生又有些熟悉。”
  
  祁冥夜说道:“他既然可以修改我的阵法,必然是对我布阵手法和习惯极为熟悉的人。”
  
  “既精通奇门遁甲、五行八卦,还会行军布阵,更如此了解你我的人,恐怕只有那个人吧。”齐之侃双手无意识地大力握紧,指节发白甚至已经刺破手掌。那个人,那个人,他曾敬那人为亲兄长,他曾与那人同门学艺,他曾倾其所有真心相待那人,可是换来的只有背叛和右肩上那道永远祛不掉的疤。
  
  “不会,以那人的骄傲怎会甘愿屈居人下,成为别人手中的棋子呢?”话虽这么说,但其实无论是祁冥夜还是齐之侃都已经有五分的把握,毓埥身边的高人就是他。
  
  遖宿军营
  
  “怎么样?打探到什么消息了吗?”若有精通五行八卦的人在此就会发现,整个遖宿军营是按照五行八卦的方位来布置的,而有一个营帐更是在重中之重的方位。此位,进,可攻;退,可守。所以,偶尔有巡逻的士兵走到营帐前时总是会不自觉地放轻手脚,毕竟这营帐主人的脾气可不好。
  
  “主上,祁冥夜已到了四国联盟,也看到了陵光。”营帐中的布置与其他将军的布置没什么两样,若真要说,那便是营帐中燃了一种不知是什么的香料。那香料清新淡雅,初时并不会闻到什么,只会觉得身体慢慢轻松下来,等过了一会儿,香味才渐渐显现。此时营帐中有两个人,一个跪在矮塌前,而一个则慵懒地坐在矮塌后。
  
  “哦,那祁冥夜可有什么反应。”矮塌后坐着的男子有一双漂亮的狐狸眸子勾魂夺魄,妖异的眼形和纯净瞳孔相互映衬更显得这人媚骨如丝。面容胜雪,瞳孔漆黑,菱唇似血,一头青丝未束,直直披散下来,几缕发丝垂下来安静地贴在男子脸上,这活脱脱一妖孽转世。一袭大红的袍子,袖口用狐裘滚边,美丽中透着几分魅惑。袍子微微敞开,可以看到精致的锁骨和白皙细腻的皮肤,脸上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却笑得异常妖媚。
  
  “没有,属下见他一切如常。”跪在矮塌前的男子一席黑衣,不难看出是个死士。
  
  听到这话,红衣男子不耐烦地挥挥手示意死士退下,死士依礼退下。
  
  “哈哈哈,祁冥夜啊祁冥夜,你可别让我失望,毕竟在这世上能构成你心魔的也只有他了。”死士离开营帐后,红衣男子突然大笑道,只是不难听出其中的恨。
  
  “齐之侃,小齐,放心你欠我的东西,我会一件一件的讨回来。”
  
  烛火突然抖动了一下,红衣男子勾起一抹了然的笑意,拿起面前的茶壶到了两杯茶。
  
  “既然来了,就别做梁上君子了。晚上凉,你若是病了,我可会心疼的。”
  
  烛火又抖动了一下,本来只有红衣男子一人的营帐里又出现了一名男子。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