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苑听风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all裘振)

                    第六章
  营帐外月色正浓,祁冥夜难得附庸风雅一次,一个人拎着一壶酒,坐在树上赏月。说是赏月其实不过是看着月亮发呆罢了,祁冥夜现在满心都想着自己刚刚和齐之侃的推论。若那人真在遖宿,那这仗可就真的有的打了,他与小齐师出同门,跟自己也算得上是故人。虽然那人在行军布阵的天赋上不敌自己和小齐,但他能凭借着自己本身的刻苦和耐性领悟齐叔的双龙阵,也是个不容小觑的人。若真是要轮起来即使自己在耐力和刻苦这方面也稍逊那人一筹。若是,若是那人在就好了。刚想到这祁冥夜就笑着摇了摇头。醉了,醉了,不然怎么会想要依靠别人呢?以他的性子和手段,恐怕自己来这里的事,他早就知道了吧。也罢,就去见见他。祁冥夜站起身来,脚尖用力,下一刻就已经出现在了十几步以外的地方了。
  
  “既然来了,就别做梁上君子了,晚上凉,你若是病了,我可是会心疼的。”不愧是那人,祁冥夜刚到就被发现了,亦或者是他根本就没有想要隐藏。
  
  祁冥夜见被发现就大方现身,并毫不客气地坐上了矮塌,拿起了茶,喝了一口。“嗯,云雾茶。此地阴冷,你能保存下来这样的云雾茶,恐怕废了不少功夫吧。”
  
  “若是喜欢,就拿点回去。我记得他最喜欢喝云雾了。”他漫不经心地说着。
  
  “这茶叶虽好,但可惜不是我的。”祁冥夜给自己已经空了大半了的茶杯再续了一杯。
  
  “你的,我的,何必分的那么清楚?只要想要,只要有实力能弄到,它就是你的。就像是这杯云雾茶,只要喝的开心,你又何必管它是怎么来的呢?别人看到、喝到的是这杯茶,而不是它保存的过程。”他听到祁冥夜的话,眼神中有那么一瞬间的迟疑,他以为掩盖的很好,但对面哪位可是自幼在吃人不吐骨头的祁家长大的,怎么可能满的过他。
  
  “有的时候珍贵的东西或许不如适合自己的东西。这云雾茶虽名贵,但却不如本地特产紫阳茶。此茶颜色为紫,形状似阳,故得名紫阳。此茶虽不名贵,但若细细品来,却别用一般滋味在心头。”祁冥夜从身上拿下一包茶叶,这茶叶本是今早他进城时买的,但事情一多,他就给忘记了。此时,倒便宜了他。祁冥夜泡了两杯茶,一杯递给了他。
  
  “好茶。”他接过茶杯细细品了一口。
  
  “此茶初入喉时,如清水般寡而无味,但却让人忘不了,让人觉得别有一番风味。可正要细细品尝,茶却突然变的香醇而浓郁,可是却使这茶一度失了本身的韵味,媚俗至极。正当你皱眉之时,这茶又陡然的换了味道,甘甜清香,可你总觉得缺了些什么。等茶香慢慢散去,你才突然发现,这茶最好,最使你怀念的味道是最初的寡而无味,却又别有风味。”祁冥夜一番话让他握杯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这番话,这杯茶,恐怕祁冥夜都只是想告诉他一件事吧。只可惜,茶已入喉,为时晚矣。
  
  “可惜啊可惜,不过这茶既已入喉,即使在想念最初的味道,也只能在最后细细品味了。”他慵懒地依在矮塌上,玩味的笑着。好像没有任何事能让他的情绪起一丝波澜。
  
  祁冥夜只是笑了笑,又泡了一杯茶,递给他。他有些疑惑地看了祁冥夜一眼,“你怎么坐到的?”喝了一口茶后,他突然发现,这茶虽然依旧是有些浓郁清醇,可是最后居然又变回了最初的味道。
  
  “很简单,我第一遍用了滚烫的开水,而第二遍用了还没有开的温水。”祁冥夜,“温水还是开水,只在一念之间。”
  
  “若是从一开始就已经是开水了呢?”
  
  “那就把水变温。”
  
  “变不了。”
  
  “能变,若是想变。”
  
  “紫阳虽好但还是云雾更适合我。”
  
  “云雾虽好却不如适合你的紫阳。”
  
  “可我想要云雾,即使紫阳更合适我。”
  
  “这样你只会既失去云雾,也陪上紫阳。”
  
  “最适合自己的不如自己最想要的。”
  
  “自己最想要的一但得到就会发现,不如最适合自己的。”
  
  “既然最想要,那就不该有其它想要的。”
  
  祁冥夜看着他,叹了口气,“走了。”
  
  “怎么,不去见见你那位故人。”他故意在最后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道不同,不相为谋。谋不同,或可殊途同归。”
  

评论

热度(7)